2021年11月25日

又是一年柿子红

□韦耀武

我打小爱吃柿子,但家乡那一带却少有柿树。每年柿子红的时候,我都要去姑姑家。姑姑家院子西北角有棵高大的柿树,这棵树究竟多少年了,谁也说不清。姑父说,他小时候这棵树就这么高这么大,他每天在树上爬上溜下。我一去,姑父笑眯了眼,当即提了篮子上树采柿子去了。

柿子树是姑父的宝。姑父平素为人大方,邻里乡亲来借个农具啥的他从没二话,但柿子红了,他却防贼似的防着,有人眼馋口馋,想找他讨个柿子,他却不肯。别人说姑父,你留着那一树柿子干啥呢。姑父仰着头看着柿树说,我给我家侄儿留着呢,我侄儿就稀奇这树柿子。

离开家乡后,我有数年没回去,也没去过姑父家。倒是每年柿红时节,会接到姑父的电话。姑父说,柿子红了,侄儿,你啥时候回来吃啊,我可都给你留着。我说忙,怕一时回不来。就听到那边姑父一声轻轻地叹息。有一年,我收到姑父托人带来的一篮柿子,柿子硬硬的,未熟,颜色刚由青转黄,这样的柿子还不能吃。姑父说,只有这样的柿子才能携带。他做过实验,把柿子用被子捂一段时间,柿子就会变软变红。按此方法,那一年我又吃上了原味的红柿子。

去年柿红之前,我计划了一趟家乡行,提前给姑父打电话告知。电话里姑父很高兴,他连声说,柿子我给你留着呢,你也该回来啦,再不回来怕是见不着你这个老姑父了。

谁知,姑父一语成谶,还未待我成行,就得到了噩耗,姑父竟真的去了。

姑父走的那天,柿子红了,满院的柿树落叶随风而起,追随着姑父远去。

又是一年柿子红,红柿子里,有无尽的乡愁,有绵延不绝的思念。

--> 2021-11-25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39896.html 1 又是一年柿子红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