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4日

本报记者牵线搭桥 荆楚警星热情相帮

失散37年姐弟重阳节前喜团圆

张红英、张洪智姐弟含泪相拥,民警王保库在一旁劝慰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叶文波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邹斌 通讯员 罗维舟 徐飞 实习生 汤思思

昨日下午,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下集湖景新苑小区里,张红英老人站在楼下张望。两位跟她要好的婆婆围在身边,她们知道,张红英要跟失散37年的亲弟弟团圆了。

下午3时许,一辆轿车驶入小区。车门打开,一位爹爹行动缓慢地下车。张红英快步迎了上去:“弟弟啊,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两位老人抱头痛哭。

“感谢楚天都市报,感谢好民警!两个多月前,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助媒体,没想到你们真让我的母亲圆梦了。这真是一个特殊的重阳节。”张红英的儿子杨宝林含泪对极目新闻记者说。

姐弟失联多年 求助本报寻亲

事情得从今年7月底的一条读者来电说起。武汉市民杨宝林拨打极目新闻热线027-86777777求助:“我母亲年纪大了,想找到失联37年的弟弟,请你们帮帮忙。”

7月28日,极目新闻《帮到底》栏目记者驱车来到黄陂区盘龙城下集湖景新苑小区。张红英老人不识字,大儿子杨宝林将母亲口述的相关信息写在了一张纸条上。

身份证显示,张红英生于1954年,今年67岁。1973年左右,她从四川省合川县(现重庆市合川区)来到湖北省黄陂县(现武汉市黄陂区)务工,再也没有回过老家。1975年,张红英结婚,育有两儿一女。1995年,丈夫因病去世后,张红英带着儿女,从黄陂区罗汉寺街道搬到盘龙城居住。

近年来,随着儿女渐渐长大,自己越来越老,孙子们也不再需要她帮忙照料,张红英对弟弟的思念之情愈发强烈。张红英家兄妹七人,她排行第六。她离开老家时,父母已经去世,她不清楚哥哥、弟弟们是否健在。

“1984年,弟弟带着女儿到黄陂看望过我们。那是我们俩最后一次见面。”张红英老人回忆。那一次,弟弟住了10来天,还帮她干农活。当时通讯条件有限,双方都没有电话。弟弟说,他一直在湖北省浠水县打工。张红英让弟弟把他的联系方式写在一张纸条上。可惜的是,这张纸条后来在搬家过程中遗失。

仅有谐音姓名 民警大海捞针

弟弟的谐音姓名叫“张红志”、老家在四川省合川县、曾在湖北浠水打工、有两个女儿……关于弟弟,张红英老人提供的信息十分有限。

寻人从何处着手呢?今年8月初,极目新闻刊发报道后,记者想到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求助警方。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珞南街派出所民警王保库进入记者视野。今年4月,一位七旬爹爹在武汉街头流浪病倒,王保库辨音识人,帮助离家21年的爹爹找到家人(极目新闻曾重点报道)。有着多年带兵经验的军转民警王保库,熟悉全国多地方言,尤其是在运用信息化手段为市民服务方面,有着独特的经验,被评为“荆楚警星”。

经记者牵线搭桥,王保库欣然同意帮张红英老人寻亲。他先通过警务系统查询,希望关联到相似姓名的男子,再由张红英辨认。但时隔37年,张红英也不知道弟弟的长相。王保库向多名疑似人员致电询问,对方均表示“找错了”。

看着民警一次次努力,张红英老人有些不好意思。她对王保库和记者说:“你们十分辛苦,我很感谢你们。我知道各种办法都用了,怕是找不到了……”

王保库告诉记者,与“张红志”关联的相似姓名,在湖北、四川、重庆等地共有上万个,仅通过一个谐音姓名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找到关键线索 寻人柳暗花明

尽管线索渺茫,但记者、民警始终没有放弃,为此还建立了一个寻亲微信群。

在群里,王保库不断提示张红英的两个儿子,让他们提供更多线索,比如老家的关键人物、重要地名等。“如果能找到老家的人就好了。”王保库说。

张红英回忆,她的老家在“四川省合川县三庙公社四大队五小队”。王保库一查,该地现属重庆市合川区三庙镇。他联系当地警方,表明警察身份,说明事情原委,请对方帮忙。对方欣然答应一起帮助张红英老人实现愿望。张红英的老家位于深山,居民比较分散。当地一位姓唐的热心民警实地探访,找到合川区三庙镇宝龙村村支书、58岁的王和忠。

10月11日上午,王保库与王和忠取得联系。

“张红英?我记得啊!小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张红英年纪大一些,她经常带着弟弟和我拾柴、割猪草。”王和忠回忆。

王和忠介绍,张红英没有上过学,她可能把自己的年龄记错了,她的实际年龄应该比身份证登记的稍小,而“张红志”的实际姓名应为张洪智。

更让人激动的是,在张红英老家,除了她的五哥已经因病去世外,其他四位哥哥健在,他们也在寻找张红英的线索。得知武汉民警正在寻人,王和忠马上告知了张红英的亲人们。

赶在重阳节前 亲人终于团圆

“该不会是骗子吧?”突然得知张红英的信息,她老家的亲人们激动之余,又觉得难以置信。

张红英的二哥当过兵,转业后进了工厂,目前已经退休。多年来,他托人四处打听妹妹的消息,可惜没有结果。

10月12日,张红英二哥的儿子、弟弟的女儿相继加入寻亲微信群。张洪智的女儿张金说:“我记得小时候在姑妈家住过一段时间……”

12日晚,张红英跟二哥视频通话。兄妹俩以泪洗面,聊了一个多小时。二哥说:“我还没死呢,就等着你回来看我。”侄子说:“姑妈,我安顿好工作就来接您回老家。”一家人商议后,已在湖北省蕲春县安家的弟弟张洪智,决定带着女儿张金先来武汉,尽快见上一面。

昨日,杨宝林开车前往蕲春,接上舅舅、表妹,下午3时许返回黄陂区盘龙城。张红英、张洪智姐弟含着泪、手拉手,一起上楼进屋。张洪智是一位朴实的农民,话语不多,只是不停流泪。

“弟弟啊,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张红英抚摸着张洪智的手臂说。张洪智回答,他前年突发脑溢血,做过手术,目前还需要定期复查,身体因此消瘦了不少。

张洪智介绍,他跟四川老家的哥哥们一直保持着联系。1984年之后,他又到黄陂找过姐姐,但姐姐一家已经搬走,他四处打听,都没有姐姐一家的消息,两人就此失去了联系。

“刚好重阳节到了,我的愿望实现了。接下来,我想和弟弟一起回重庆老家看看。”张红英说。她吩咐儿子,赶紧到酒店订一桌酒席,庆祝亲人团聚。

“感谢楚天都市报,感谢好民警!两个多月前,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助媒体,没想到你们真让我的母亲圆梦了。这真是一个特殊的重阳节。”杨宝林含泪对极目新闻记者说。

听说是王和忠提供了寻亲的关键线索,张洪智擦一擦眼泪,笑了。他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你看这两道疤,就是我小时候骑在王和忠身上摔的!”

--> 2021-10-14 本报记者牵线搭桥 荆楚警星热情相帮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31340.html 1 失散37年姐弟重阳节前喜团圆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