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5日

剃头三天丑

□柯胜英

自从小区门前的街道进行了改造,那个便民理发店就不见了,紧跟着开了几家理发美容店,装修得金碧辉煌,进出的都是些俊男靓女。

想剃个头,我跑了几条街,找不到理发小店,便硬着头皮闯进一家皇宫般的美发美容店。前台小姑娘笑盈盈地说,大爷,剪洗吹带按摩120元。

我说,只剪,其它不要。小姑娘解释道,这是套餐,如需要,里面排队。我一瞧大厅,坐着排队的人中,就没一个是老头子,我尴尬地知难而退了。

人老了,不长个子长头发,月月得剃,这成了件恼人的差事。

小时候,我们巷子里每月都有个剃头匠来,他挑副担子,一头是洗脸架,一头是能转动的靠椅,手里还拎着个小煤炉。在巷子口靠墙边的地方,刚摆好家伙,大人小孩子都围上来。来得晚的,剃头匠会告知前面有几个,过多长时间再来。可是这种理发方式,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去不复返了。

我把这苦恼跟老伴说了,老伴呵呵一笑,说,她的同学家里都是太太给老公剃头,谁还去外面花那个钱。

没几天,她在网上买的理发电剪到了。开工吧!去厨房拿了个大碗,反扣在我的头上,把碗沿下边的头发全部推掉,再揭开碗,让我看镜子——简直是四周沙漠,顶部绿洲。老伴忍住笑,说,同学教的,是不是挺新潮?

我好气好笑直摆手,这种发型,若放在年轻人头上很时髦,放在我的头上就太滑稽了。老伴只好又细心修剪,把顶部头发慢慢推平,竟然成了一片斜坡。老伴左看右看,直摇头。于是,又一阵鼓捣。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她松了口气。我再照镜子,这不就是光头吗?想笑,更想哭。

老伴说,这个发型好!以后就照这样剃,都说剃头三天丑,看习惯了就好了。她打来一盆热水,把热毛巾捂到我的脸上,开始在我头部按摩。又说,每次帮你节约120块,你可是赚大了哟。

老伴对自己设计的发型很满意,也很自信以后的理发手艺会越来越好,并且打算以后就承包替我理发的工作。我当然高兴,但也非常担忧,估计以后我的头上再也看不见头发了。

--> 2021-09-15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26656.html 1 剃头三天丑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