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5日

伯言和仲语

生育政策放开后,女儿女婿动了心,想生个二胎。

虽动了心,但又二心不定,恐再生一个小子,加重生活的担子。就在二心不定犹犹豫豫间,女儿还是怀孕了。

女儿赴日本留学六年,回来后自己打拼,开店铺做起了生意。怀头胎时,正好赶上了店铺装修,心身劳顿,加上油漆熏染,结果,怀孕三月的孩儿流产夭折。

怀上胖小子伯言后,女儿吸取教训,极力保胎。可到三月头上,还是出现异常。到医院一检查,孕酮低于正常值好多。医生告诉说,习惯性流产,胎是保不住了。我老伴儿不死心,四处寻医问药,打黄体酮,吃中药,服偏方……胎还是保住了。大年初二住进医院,初三,剖腹产下了体重六斤四两的胖小子伯言。

伯言这名儿是女儿和女婿商量着给取的。我说,伯言这名儿好,三国东吴政治家、军事家陆逊字伯言,好!又跟女儿女婿说,假若你们再要一个,就取名仲语。女儿女婿点头称是。

女儿这胎已经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满七个月了,原本以为不会有什么事了,结果,还是早产。

体重三斤的小外孙女,一出生,还没有来得及品尝一口妈妈的乳汁,就被搁进了保温箱里,不知道什么叫妈妈的怀抱,什么叫亲人的抚摸,孤独地躺在那个小小的保温箱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三斤重的小外孙女,被迫成了一个无畏的小战士,单枪匹马地和人生搏斗。好在女婿的同学的母亲是新生儿科的主任,便走后门让主任给拍了小外孙女的照片和视频,一家人捧着手机看……

我们的仲语,这个勇敢的小外孙女,一天又一天,努力地挺过来了;一天一天地,长好了原本应该在妈妈的肚子里长好了的一切,在一个月零三天的时候,离开了医院的保温箱,回家了!

老伴儿在精心伺候女儿坐月子。而我的丈母娘,小外孙女的太外婆,在乡下正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老伴儿她恨不能有分身术。

小外孙女回到家,饿了,困了,拉了,不哭不闹,乖乖的,很是安静。听说早产儿很难抚养,这小外孙女怎么回事?我很是惊讶纳闷。我问女儿,这娃不会有什么毛病吧?女儿说,大夫吩咐了,早产儿就是这样。这让我放心了。是啊,大概是在保温箱里的生活经验告诉她,忍耐、忍受,是人必须承受的命运吧?这么小的她,就学会了在生活面前咬牙?

现在,小外孙女已经两个多月了,会笑了,一笑,脸上就出现一对浅浅的酒窝。

--> 2021-09-15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26655.html 1 伯言和仲语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