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5日

侄儿结婚

□叶新

妻子的侄儿要结婚了,这一下可把妻子忙坏了。前几天,她要我陪她到中商去买条裙子,我一听,心有余悸,连忙摇头说不想去。她一惊,“你没有时间吗?”我告诉她:“怕你去了又不买!难道你忘了以前的事?”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去年夏天,疫情刚刚好转,妻子要我陪她到中商买一条裙子。逛了近两个小时,我已累得筋疲力尽,终于在二楼某品牌店觅得一条合适的裙子。颜色、款式妻子很喜欢,她穿在身上也很漂亮脱俗,我赶紧劝她买下。一问售货员,打完折后还要1100多元,这下她不干了,当即放下裙子就走。我拦住她,“这是个品牌货,贵是贵点,但穿在你身上气质是不一样的。”妻子俭朴惯了,她回应道:“平时我的裙子才二三百元一条,最贵的也才600多,这一下子要1100多元,我接受不了。这个价钱,冬天可以买一件羽绒服呢!”

“唉,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节约了,就买这一条吧!”我央求着她,拿起手机就要为她付账,不料妻子一把夺过我手机,推着我就往电梯口里走。

到了大楼门口,我还是劝她把那条裙子买下。她不听,我一气之下说出了“以后再也不跟她穷逛”的狠话。妻子则更赌气,干脆连我的车也不坐,扔下我独自走了回去。这么一闹,我们有好几天都没有说话。

拂去往事的烟云,我问妻子,“还要我陪你去买裙子吗?”

“要的,要的,这次不一样了,看中了就买。”

裙子买了后,隔了一天,妻子又要我送她到司门口一家美发店做头发。那里顾客挺多,外面天气又闷热,我只好戴着口罩在美发店里呆着,吹着空调陪着她,花了三个多小时才等到她把头发做好。

回来的路上,我不解地问她,“又不是咱们的女儿出嫁,你为何要这样精心地打扮自己?”

“主要是老家的亲戚朋友多,又有很多年没有见面,总该给他们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吧!”

“哦,弄了半天,原来你是女为亲戚容啊。”

“去你的,我光鲜了,还不是你有面子!”

“那我也要换一身行头,好吗?”我继续逗她。

“你敢!你个老男人,还打扮什么。”

她侄儿结婚那天,我们一家一大早就赶过去了。妻子打扮入时得体,我和她站在大厅内喜迎着四面八方的宾客,40多岁的妻子风韵依旧,看上去依然温柔、恬静,而且更增添了一种成熟女性所特有的魅力。

--> 2021-09-15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26654.html 1 侄儿结婚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