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5日

对话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梁永安:

我们往往低估爱情 却放大当下的欲望

梁永安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夏雨

人物档案

梁永安,山东威海人,文学博士,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1985年起任教于复旦大学,主要从事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中国现当代文学、文明变迁与文化转型、现代青年社会城市化、中产化、青春化研究等。

对话背景

“两个人相爱,激发出灵性,生命就活了。”“现在人的分手能力,远大于相爱能力。”“在爱情面前,考虑一多,就杂草丛生……”以敏捷的思维、幽默的金句与年轻人探讨爱情、婚姻,让每周端着小板凳坐守屏幕前的男男女女笑中带泪,67岁的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B站UP主梁永安火了。

近日,极目新闻记者连线采访梁永安,交谈中,他将那些关于爱情和婚姻的“内卷”徐徐展开。他说,在匆匆忙忙的时代,我们一定要做有情人。

爱情要以物质作为前提?

我们放大了当下的欲望

极目新闻:您平时主要教小说和电影,怎么想到要跟年轻人谈论爱情婚姻?

梁永安:2017年,我受邀参加《一席》的演讲,原以为主办方对课题有限定,因此我最先准备的是“我们为什么喜欢文学”。但交流后发现,我可以自由选择课题,于是我想到当下年轻人在时代大发展、大变化的背景下,面临着比以往更复杂的生活,追求的东西更加高远,他们的爱情变得不简单。比如我看到我的学生,两个相恋的人,一旦其中一方要出国留学,另外一方不去,就果断分手,这样的现象很普遍。

于是我做了题为《在单身的黄金年代我们如何面对爱情》的演讲,没想到反响很热烈,也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如何面对爱情是大家共同的困境与焦虑。

我曾经遇到一个圣彼得堡大学的女学生,她特别漂亮,跟一个中国留学生结婚了。这个中国留学生的家庭并不富裕,他们在生活上面临很大压力,于是我问她,为什么如此果断地选择嫁给他?这个问题让女学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她说爱上一个人去跟他结婚,钱多一点少一点完全不是问题。

极目新闻:有人说“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您觉得呢?

梁永安:我之前做过一种假设,一对恋人要结婚,没房子,男孩说我们去租房吧,女孩说不行,一定要买房,那就僵掉了。如果女孩子说没问题,这会产生一种效应,不管男生女生会感受到对方的温暖,会更努力,两个人之间就有一股劲儿。

爱情到底要不要以物质作为前提,这是特别压制人的现实焦虑。但爱情其实是一个非常情感化、心理化的问题,如果你把它放在心中很高的位置,你会觉得爱情就像莫泊桑在短篇小说《幸福》里所描绘的一样。

一位贵族小姐看上了一个乡村骑士,在等级制度很严的社会,这位小姐为了追求爱情和恋人跑到了意大利的荒岛上,在一个荒野的地方搭了个棚子,两个人一辈子就过来了。数十年过后,年轻的小姐变成了82岁的老妇人,一个原先邻居家的小伙子来到岛上旅行偶遇她,问起,“您这一辈子活很幸福?”彼时的老妇人露出了少女般灿烂的笑容。

前两天,我也看到一段视频,一个女人因为不舍,延迟了5年才去民政部门为5年前死去的丈夫办理死亡手续。后来工作人员调出她亡夫的资料,这个女人站起身来,用力地凝望亡夫的照片,最后坐在地上掩面哭泣。

我们往往意识不到,人的情感可以为我们的生命带来什么样的巨大价值和影响,我们往往低估了爱情,却放大了当下社会上流行的欲望。

世上最不能催的就是结婚?

年轻人不妨以尊重换认同

极目新闻:您在B站个人号“@梁永安”上发布过一个视频,解释世上最不能催的就是结婚。我看见当时有一个弹幕很可爱,一个女生说她专门把您这期视频放到客厅去播,并把声音调得很大,好让爸妈听见。您说在恋爱婚姻这件事上,两代人需要和解,但其实很多人还是没有找到和解的办法。

梁永安:1998年,我在韩国教书的时候,看到一些老奶奶佝偻得特别厉害,可以想象,这是她们年轻时总是头上顶个坛子,极度辛苦地劳作所致。我跟学生们说,你们要特别感谢你们的老一代,因为年轻人今天所享受的宽松和自由,都是上一代人在工业化进程中用超额的付出换来的。

上一代人最大的特点是为别人考虑、为子女考虑,他们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下一代活得更好。

所以不管怎么催婚,这个基本点是完全不变的。但父母对幸福的定义来自一代人对世界的理解,因而产生了因世界观差异而导致的代际矛盾。

父母往往更难理解年轻人的思维,那年轻人不妨做出更大的让步,以尊重换认同,不要在“催婚”这个话题上和父母大吵大闹。

不过,私底下的我们也要坚持自己的选择,不能完全顺从。我们作为一个人,是一个生灵,是一个心灵的存在,该来就来,没来也就算了。

上海市中心人民公园有一个很有名的征婚点,很多父母举着牌子标出自家孩子的优越条件,这样的场景难免让人悲哀,但我们还是要尊重不同的婚姻观。我们要做的不是拉踩、对抗,而是去做文化的、思想的、情感的拼图。如果我们把各自的所见、经历、认知拼进去,这个世界会越扩越大,我们再去看这个世界,就会受到震动,获得启发。

结婚后就意味着没了爱情?

爱情是可以不断生长的

极目新闻:最近有一条热搜新闻,讲的是95后大学生领证1小时就闹离婚。这也印证了您曾说的,现在人的分手能力,远大于相爱能力。

梁永安:其实他们结不结婚、离不离婚都不重要了,对他们来说也许对爱情根本就没意识。

在我看来,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有情人。我们很难想象一个人不爱动物,不爱植物,他对人没有深切的感情。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蜘蛛丝》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极乐世界莲池附近散步的释迦牟尼看到了生前杀人放火的强盗键陀多在地狱的血池中挣扎,回想到键陀多曾经放生过一只蜘蛛,释迦牟尼便将一根蛛丝投入地狱。正在苦苦挣扎的键陀多看到从天而降的蛛丝喜出望外,用尽浑身力气沿蜘蛛丝向上攀爬。中途休息时,他发现其他罪人源源不断地尾随其后,吃惊、愤怒的键陀多吼道:“喂,你们这些罪人,这蛛丝是我的,谁让你们爬上来的?”话音刚落,蛛丝便啪的一声断开,键陀多重新掉入地狱。

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不是说没有感情,而是他全部的感情都是在爱自己,最后隔断了对这个世界的感觉。很多人缺失的一个东西,就是爱的能力。

极目新闻:您说婚姻和爱情不要混淆,婚姻到最后都只剩亲情吗?

梁永安:钱钟书在《管锥编》里说,中国古代其实没有爱情,只是恩情。婚姻都是父母之命,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之后一针一线同甘共苦,建立起一种恩情。这是一种非常温暖的感情,生活是可以这样过,但它不是我们现代意义上以独立和自由为基础的爱情。

我们真正体会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活过,就是和一个人在一起时,然后在生命深处有一种非常相依的感觉。

我曾经在日本教书,期间我的两位中国同事结婚,他们不富裕,从旧家具商店,今天淘一件、明天淘一件,慢慢布置出一个新家。但他们说他们永远不会分离,因为生活里的一点一滴都与两个人有关。

好的爱情,肯定是家的含义。爱情不止是悸动,而是你们在做饭、照顾孩子等生活细节中萌发的乐趣。

爱情并非定量的一次性用品,而是可以不断生长、新陈代谢的。爱情就像桃花梨花一样,它是一季一季地花开,今年过去了,明年还会再开。

--> 2021-09-15 对话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梁永安: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26624.html 1 我们往往低估爱情 却放大当下的欲望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