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0日

吃鱼

□武汉 李晓琦

我们一家人都特别爱吃鱼。

小时候,家里穷。母亲就到镇里的集市上专买收摊时的剩鱼,七大八小都死了很久,有苍蝇围着转,花上块把几毛钱便能买上一堆。回家后刮去鳞片,剖腹抠净内脏,用盐巴辣子腌过后,清水煮熟,全家便美餐一顿。

母亲说,大凡鱼的味道都差不多,何必要花大价钱买活鱼呢?一辈子在家务农的父亲自然赞同,夸她会当家,她很满足。我们当儿女的也就觉得鱼的味道都差不多———青菜萝卜吃得让肠子生锈,吃上这样的鱼,应该算是很高级的享受呢。

长大后出门做事,天南海北走。时代更迁,生活条件跟着改变,吃过松花江的鲈鱼、汉口的武昌鱼、抚仙湖的抗浪鱼……江河湖海中的鱼似乎都去品尝过,也就忘了家中那鱼的滋味。总觉得大同小异而已,没有特别的,无非还是那句老话:鱼的味道都差不多。

又过了几年,母亲从乡下搬到城里来和我们居住。我和爱人要上班,小孩要上学校去读书,老人家见我们忙,便把家中的油盐柴米事包揽过去,美中不足的是:她还是老习惯,喜欢买便宜货。一次,她又图便宜买回死鱼,粘粘的红红的那种,她很辛苦地又刮又洗弄熟后,闻着还是有一股怪怪的气息,试着尝尝,哪还有鱼的鲜味。于是,除了母亲,谁也不吃。母亲独自吃了两顿,很生气地把鱼倒掉。她不能数落别人就数落我,说我现在有两个臭钱,连她做的菜也看不起,整个人都变味了。我微笑着,没有反驳她。

是人变味还是鱼变味的事,我始终没有和母亲争论过。又过了两年,母亲也终于不再吃这样的鱼。其实,在生活中变味的事情又何止一端,要纠正它的错位,不仅需要环境,还需要一些耐心和宽容……

--> 2021-06-10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03639.html 1 吃鱼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