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0日

母亲和土地

□山西 李志斌

一个周末的上午,我和妻子回到老家小院。中午,妻子指着院里的一畦韭菜说:韭菜宽了也壮实了。我随着她的话音,走到了菜池旁,蹲下身子,看着绿油油的韭菜和去年秋天压在菜池里的葱,葱长势很旺盛,葱尖上开出一朵朵饱满的葱花,像是长出一个个大脑壳,又像一朵朵蘑菇云。妻子说,葱花再长些日子,籽就成熟了,采下的葱籽在秋天就可以下种了。

其实,菜池原计划是种花的,当时我们搬到新二层楼房时,为了美化一下小院环境修了一个花池,花池建好后母亲不同意种下那些花花草草,执意要种蔬菜。用母亲的话说:花花草草又不能顶饭吃,蔬菜不但能美化环境还能提供食材。拗不过母亲,也只好随她了。从此,花池里随着季节的变换时有西红柿、茄子、豆角,香菜的身影出现,花池里的菜还真的丰富了我家的餐桌。

母亲在世时,对土地的情缘由来以久。记得小时候,粮食短缺,当时又是村集体统一耕作,村里给每户留有几份自留地,母亲总是把几份自留地打理得有条不紊,就连地边乱石中的一小块土壤她也要种下两株玉米。记得有一年,我和母亲一块去玉米地里锄草。母亲说,你把岸边那几株玉米旁的草薅了,淘气的我觉得好玩,不小心连刚长出的玉米苗也薅掉了。没想到这次我把母亲惹急了,母亲眼里含着泪花批评我,你怎么可以把玉米苗也薅了。我知道做错了,从此,我知道庄稼对母亲是多么重要。

后来,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母亲也是在这个时候当上了村支部书记。当上村支部书记后,她想的就是村里的事了。她充分利用村里的每一寸土地,她代领召集村里的劳力出义务工,平整土地,栽树发展经济林。当时母亲植树造林,引领全村奔小康的事迹还被《山西妇女报》报道。随着村里的人口增多,土地紧缺,母亲又在河滩上做文章,在不影响河道防洪的情况下带领村民修造耕地,满足村民对耕地需求,解决他们的口粮问题。母亲当选为县、市党代表后,她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她提案最多的也是保护耕地,保护生态。

母亲患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炎,手关节严重变形,虽然坚持治疗,但是,病情也没有见好转。每天晚上,她被病痛折磨着,天一亮还是会跑到田地里去打理地里的庄稼。用她常讲的话:农民不能没有土地,也不能离开土地,土地是咱的命根子啊!

2018年母亲身体大不如以前,风湿病更加严重,身体明显消瘦。当母亲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市和平医院做全面检查时,查出的结果是胃癌晚期。这一消息像冬季里的一场寒雪,让我们家充满寒意。家人们最后决定,不管花多少线也要给含幸如苦一生的母亲医治。而乐观的母亲在生死问题上却很坦然,她说,人终归有一天会走的,把当下活好是最重要的。在弥留之际,母亲把我们兄妹三人叫到床前交待:生活中顺也好不顺也罢,都要学会坚强和自食其力,家里承包的土地今后我也管不了,你们千万不要把地荒了。等你们老了,出不去了,种种地,也有个事做。

2019年4月,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一个用红布包裹严严实实的大包引起我们的关注,我们小心翼翼的打开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三十几本荣誉证书,从镇政府到市政府都有,授予的称号有:“优秀共产党员”“劳动模范”“植树造林先进个人”等等。

母亲走了,不管她生前有啥光环,她在我们眼里就是一位乐观、慈祥、勤劳、智慧的母亲,虽然没有给子女们留下什么财富,但她一生坚韧的品格和对土地的敬畏会让我们受用终身,也将影响子孙和后人。

--> 2021-06-10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03637.html 1 母亲和土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