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01日

九月大女婴心脏衰竭命悬一线 专家团队跨越千里取回救命心

广西的一颗心让杭州宝宝在汉重生

协和医院专家团队为患儿手术换心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刘迅 通讯员 协宣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王永胜

出生9个月的涵涵(化名)心脏衰竭,辗转杭州、上海等地医院求医后,今年5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协和医院”)专家冒着极大风险,历时十几个小时将涵涵转回武汉,等待“换心”。

昨日中午12时33分,在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夏家红教授为首的多学科团队齐心救治下,广西一颗宝贵的心脏在小涵涵的胸腔里重新有力地跳动起来。

九月大女婴生命垂危,举家辗转多地求医

2020年8月,涵涵出生在杭州,到了7个月大时,父母发现,涵涵总耷拉着脑袋,趴在他们的肩膀上,胃口差了许多,体重也在下降。

眼看着女儿状态一天比一天差,爸爸孙先生心急如焚,带着女儿在当地医院就诊,检查提示左、右心室及全心较之前增大了一倍,室间隔缺损的情况也没有好转,还出现了肺动脉高压。医生建议去更好的医院治疗,这下急坏了一家人。焦急万分的孙先生立马停掉工作,带着女儿赶赴上海求医。

今年4月,涵涵的情况变得更糟糕,经检查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合并重症心率衰竭,挽救她的唯一办法就是心脏移植,但该院无法完成如此高难度的手术,只能另寻他路。

几经打听,孙先生来到武汉协和医院,找到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此时,涵涵的心脏已接近成人心脏大小,收缩泵血能力糟糕,左肺被严重挤压。经初步评估,董念国教授告诉他:“孩子还有希望,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救治。”

棘手的是,身在上海的孩子无法脱离呼吸机,必须依靠各种医疗设备和药物维持生命,病情又十分不稳定,一点小小的颠簸都有可能造成无法设想的后果。武汉与上海相隔千里,如何平安转运是个大难题。

“心外跑男”千里转运,患儿安全护送抵汉

5月6日晚,作为协和“心外跑男”成员之一的李庚医生接到转运任务后,立即订了当天最后一趟飞往上海的航班,于7日凌晨赶到上海,经过一番详尽全面的筹备,最终决定在7日上午9时,通过救护车将涵涵从上海转运到武汉。

“这十个小时显得格外漫长,一路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发生什么变故。”孙先生回忆道。

救护车行驶7小时后,涵涵的心率急剧加快,一度达到了180次/分钟。孙先生和妻子吓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时,李庚医生临危不乱,果断决定采用降低新陈代谢的药物。果然,应急方案很快奏效,涵涵的心率终于降了下来。当日晚上7时左右,救护车顺利抵达协和医院。

经过心外科史嘉玮教授三天的精心护理,已经在当地ICU住了一个月的涵涵不再发烧了,并脱离了呼吸机,顺利转到了普通病房。

生命接力牵动全城,宝宝终等来救命心

5月28日,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涵涵成功匹配到来自广西的宝贵供心。时间就是生命,随即,董念国主任团队的张巧医生火速前往广西维护供心,以确保手术的顺利进行。

5月30日,“护心跑男”成员周诚副教授奔赴广西获取这颗宝贵的供心。经现场评估,专家们一致认为这颗供心适合给涵涵做心脏移植手术。

31日上午,南航广西、湖北分公司及时沟通协作,启动专项保障方案,第一时间与协和医院取得联系,为这颗供心的安全护送开通“绿色通道”,保驾护航。在护送期间,乘务组还为涵涵准备了一张贺卡,每位组员都在贺卡上写下深情寄语。

9时15分,“护心跑男”团队登上返回武汉的航班。此时,董念国主任团队已开启心脏移植手术的准备工作。

11时10分,飞机安全降落武汉天河机场。11时40分,载着宝贵供心的救护车疾驰至协和医院外科楼。11时53分,心外科主刀医生董念国教授、夏家红教授、苏伟副教授和孙永丰医生为涵涵取出病变的心脏,此时涵涵的心脏明显增大,心室壁变得非常薄,收缩无力。12时05分,修剪后的供心很快植入涵涵的胸腔,并恢复了心脏的血液灌注。

伴随有力的跳动,12时33分,这颗救命心重新复跳,沉睡了5个半小时的心脏再次苏醒;1小时后,撤除体外循环。整台手术一气呵成,耗时约两个半小时。

术后,涵涵被送进了监护室,团队将会对她进行全方面的护理和照顾,她还将面临感染、排斥反应及肺动脉高压反应等各种难关。涵涵的母亲激动地说:“感谢专家团队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据了解,我国每年约40000名以上患儿因心衰住院治疗,终末期心脏病需面临换心,但供心却十分紧缺,儿童等待心脏移植死亡率达17%。据统计,协和医院儿童心脏移植数量连续10年占全国总量的40%,领跑全国。

--> 2021-06-01 九月大女婴心脏衰竭命悬一线 专家团队跨越千里取回救命心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01590.html 1 广西的一颗心让杭州宝宝在汉重生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