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4日

对话“长江复兴号”研发团队负责人、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吴卫国

江海直达的“汉海5号”到底牛在哪里

吴卫国

汉海5号江海直达船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李碗容 通讯员 杨光照 戴静雅

对话人物

吴卫国,武汉理工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国家一级重点学科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173基础加强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武汉理工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绿色智能江海直达湖北省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绿色智能江海直达船舶与邮轮游艇研究中心总工,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兼任国家海事专家委员会常委兼船检技术委员会主任、国家“国防基础科研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科技委学部委员、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中国船级社(CCS)技术委员会委员、英国劳氏船级社技术委员会委员。

对话背景

很多人都坐过高铁复兴号,殊不知长江上也有“复兴号”。近日,被誉为“长江复兴号”的“汉海5号”轮满载货物,从武汉出发,驶向上海洋山港。武汉在内河航运、船舶设计制造中有着丰富的历史,今年投用的“汉海5号”轮标志着长江内河航运发展迈入新时代。极目新闻记者独家对话“汉海5号”研发团队负责人、船舶与海洋工程领域资深专家吴卫国教授,畅谈长江内河航运发展。

江海直达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记者:“汉海5号”为什么被称作“长江复兴号”或是“内河航母”呢?

吴卫国:“汉海5号”与原先的货运主力船型相比,载箱量翻了一番,最大载重量约为16800吨,可装载1140个标准集装箱。单箱日均油耗比之前航线上的船舶降低23%以上,集装箱运输成本下降30%以上,是全国内河最先进、最大装载量的江海直达集装箱船。

我们从2017年开始启动建造汉海系列的江海直达集装箱船,“汉海1号”“汉海2号”“汉海3号”“汉海7号”“汉海5号”陆续投用。

过去受航道和水深等条件限制,万吨级的大型船舶不能由南京直达武汉,现在我们的5艘船能够常年从长江中下游航行到沿海,还是千箱级的集装箱船,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使长江中游地区更好地牵手长三角地区,融入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

记者:普通人不是很了解,江海直达难在哪里?

吴卫国:长江上船舶的操纵性跟海上船舶的耐波性是一对矛盾,这是个世界难题。江段具有波浪小、航道窄、桥梁多的特点,所以江船的核心问题是操纵性。长江上航行的船舶,它需要调头转向自如,码头停靠方便,还需要防碰撞。但在海上要抗波浪,要劈波斩浪。我们团队巧妙地将耐波性和操纵性结合,发明设计了一种特殊的艏型,实现了在海段能够劈波斩浪,在长江里也能自如转弯。我们设计的江海直达船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的一次突破。

龙身腾起要靠长江上的高速公路

记者:现在公路、铁路和航空运输都很发达,长江内河航运还那么重要吗?

吴卫国:这是当然的。因为大宗物品选择船舶运输是成本最低、最划算的方案。近年来,国家层面上高度重视长江内河航运的发展。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武汉阳逻港时提出,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发挥内河航运作用,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

长江经济带省市占中国GDP的总量已经从40%增长到接近50%,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对中国经济发展十分重要。如果把长江经济带比作一条巨龙,那么长三角就是龙头,一只龙眼在上海,另一只在宁波舟山。龙头长三角舞起来,龙尾成渝经济带发展,龙身湖北再一转动,腾飞指日可待。

记者:您怎么看现阶段长江内河航运的发展现状?

吴卫国:虽然我们一直在发展,在内河货运量方面,长江已经是世界第一,但长江黄金水道的开发仍存在不足,依然需要继续发展。在运输效率方面,长江排在莱茵河和密西西比河后面。

目前长江上的民营船舶占了97%左右,个体户居多,多是夫妻船,运输效率、环保、安全这些都难以保证,缺乏标准化。就像把我们的长江比作一条高速公路,但是这条路上既有拖拉机,又有小货车、自行车,还有卡车和小汽车,自然会影响效率,污染物排放也比较高。

我们做江海直达船第一是实现大型化,第二是实现绿色化,第三个目标是实现智能化,最后按照要求实现标准化。这四化的实现可以为长江整体的航运效益带来引领作用。长江航运整体实现四化以后,运量会大幅提高,安全性、环保性也会大大增强,对全国的物流体系,对周边的经济发展都会有巨大的促进作用。将不仅让沿江省市受益,而且有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

未来能坐船从武汉到普陀山游玩

记者:武汉发展航运的前景如何?

吴卫国:武汉是中部核心城市,武汉的发展直接影响到中部龙身的腾起。

武汉因水而兴,因码头而旺,有发展内河航运的良好基础。除了航运基础设施,武汉在科研方面的优势更明显,有很多高校和科研院所提供技术支撑。比如我所在的武汉理工大学,从做船的设计建造,到管船的海事船检,开船的驾驶,靠船的港口码头设计,全流程的人才都在培养,这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少有的。

未来,武汉不仅做江海直达,还会和远洋航运相结合。比如武汉开通了直航日本的航线,使得这条线路的运费成本降低了一半以上。未来,日本运送物资到欧美国家,可以先到武汉,再经过汉新欧铁路到欧洲的港口。这样运输时间比原本的航线将节约18—20天。这样的模式成熟后,武汉将会有类似新加坡的港口地位。

记者:对普通人来说,航运发展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呢?

吴卫国:航运的低成本特点,当然会让群众受益。比如谁家里要装修,或者一个企业要装修,需要采购沿海地区的装修材料。船舶配合现代物流体系的运输成本是最低的,我们的采购成本自然也会降低。

另外,我们也可以推动长江的旅游发展得更好。游轮游艇的开发可以把江上、海上的景点串联起来,人们能够玩得更快乐。例如莱茵河上的维京游轮。

记者:您的意思是江海直达船不仅是货船,还可以作为游轮?

吴卫国:技术是基础,我们现在把江海直航的基础性研究做好,它不仅可以应用于货船,我们也可以做游轮游艇,给人们增添一种新的游玩方式。比如将来可以开通从武汉到舟山再到普陀山的航线,沿途旅游。游轮游艇本来就是度假的一种方式,这是其他交通工具替代不了的。接下来,我们团队会继续围绕绿色智能江海直达船舶与游轮游艇做攻关。我自己还有一个工作重心就是做好传帮带,培养好学生。

--> 2021-05-14 对话“长江复兴号”研发团队负责人、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吴卫国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8264.html 1 江海直达的“汉海5号”到底牛在哪里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