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4日

五月樱桃红

□武汉 李晓琦

春,无疑是被赞美最多的季节。它有文人墨客笔下的“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的含蓄,也是山野村夫心中“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期盼。

一年分四季,而一春亦分早晚。早春之际,乍暖还寒。墙角残梅依旧,丛间迎春吐蕊。冷冷清清之中,却早已落了两三场雨;仲春之际,山花烂漫,芳草鲜美。若是有雨,必定是烟雨蒙蒙,青山含黛,绿水藏羞;若是晴天,惠风和畅,温润微凉,最是春游好时光;晚春便是,薄衣短衫,葱葱绿绿,七分春意、三分夏意,虫鸣蛙叫,全然是初夏光景。

于我,最爱不过仲春,樱桃熟的时节。我家夷陵,村镇之间的房前屋后,总是少不了三两棵樱桃树。花开时,两处翠竹,三棵樱树,便是最美的田园风景。而到了仲春之末,芳菲五月,树间摇曳的便是最时令的水果。

樱树散长,如华盖一般枝叶开阔,因而摘取容易,攀爬也容易。只见树下三两人,踮脚伸手,拽得一段枝叶便“顺藤摸瓜”,把整个树枝拉下。春雨较多,林间空气也好,这樱桃自然也就不用洗。他们毫不客气,或是一颗一颗应接不暇,或是一把一把狼吞虎咽,更有甚者折了树枝,拿到一边,席地而坐,生怕别人抢了一份。等“触手可及”的消灭完了,就不得不爬树了。樱桃树,较为柔韧,爬得三两米,寻一稳当处,便可以环顾四周。一旦发现“猎物”,便一手抱树,一手抓枝,千姿百态,滑稽之极。他们当然也不忘树下亲友,时不时丢下几枝,大家哄抢便至,好不热闹。

如今,也是樱桃上市时节,买上一小袋,洗净放在碗中,总觉得少了几分灵气。而老家那三两棵樱桃树,今年挂果不多,想必味道还是极佳,那才是樱桃的滋味,春的滋味。

--> 2021-05-04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6349.html 1 五月樱桃红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