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7日

朱凯 拴时间的皮匠

朱凯拆分各种表带寻找灵感

表带缝制,需要反复均匀地缝制几百针

精准测量皮的厚度

整齐码放的各类皮料

精巧的工具和精致的钢印

谁也不能拴住时间,这一点朱凯心知肚明,但他的手艺,注定和时间密切相连。

当时间一分一秒,在手腕的表盘上流逝,它也通过表带相连,与脉搏共振。而细致、优雅、个性的工艺,足以让一根表带,拴住时间应有的那份质感。

在武昌区徐东茶市一处静谧的工作间里,70后皮匠朱凯,用心制作的表带,总能带给客户不一样的感触。

几年前,朱凯和妻子逛街时,两人在一家定制皮具店流连忘返。为了讨妻子欢心,朱凯即兴跟着师傅学了几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企业离职后,他开始专心捣鼓手工定制皮具。

四处求教,网购外文书籍,观看工艺视频,自学各种皮具制作工艺,主攻皮质表带,朱凯内心有一份倔强。

朱凯从小痴迷玩拼装模型,把上千个零部件拼凑成型,乐在其中。接触皮具定制后,朱凯自学了一段时间,便信心满满,但一次给岳父修缮表带,却难倒了他。

制作一根小小的表带,需要拆卸表带两端金属轴,每个金属零件需要逐层安装,而一个成型的表带需要缝制3到7层皮料。第一次做皮质表带,前后返工20多次,让朱凯明白了市面上鲜有人做表带的原因,也因小皮具最考验功夫,激发了朱凯的兴趣。

表带虽小,却需要完成设计、削皮、定型、上色等一套流程,每件作品离不开朱凯的细致。

来自计算机专业理工男的严谨性格,让朱凯对表带的每一个细节要求都近乎苛刻。在工作台上,朱凯摊开一款选定的皮料,用厚度测量仪压上去,有0.7毫米,在边缘一刀削过,剩下0.66毫米,再削一刀,剩下0.58毫米。出厂的皮料厚薄不一,而在不足1毫米的误差下削皮,稍不留神就废掉一块料子,而这只是基本功之一。更为细致的缝合,需要顶着针线,反复均匀地缝制几百针。

百达翡丽、伯爵、劳力士……因为制作表带,朱凯对经常接触的各种名表特点烂熟于胸,动辄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表盘,如何搭配表带,也触动朱凯不停地思考。

曾有一个客户,拿来一块上海牌的老手表。为了给它配好表带,朱凯辗转各地,寻觅到一块与原表带色彩相近的皮料,最终缝制出的作品,令客户啧啧称奇。除了表盘本身的品牌风格,佩戴者的气质、当下流行的元素、不同皮质的触感,都是朱凯在设计和制作表带过程中,需要反复思考的问题。

每一件作品,都是最好的广告,如今不少外省的客户慕名而来。

真皮表带,往往佩戴两到三年,就会因为磨损、变形需要更换,在朱凯的工作室,各种废弃、陈旧的表带成为他收藏和展陈的宝贝。在朱凯眼里,皮质表带的美感,并不在于它曾拴住过什么,它本身就是一种灵感的体现。

□图/楚天都市报记者 萧颢

□文/楚天都市报记者 周治涛

--> 2020-11-17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65458.html 1 朱凯 拴时间的皮匠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