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22日

疫情最严峻时 他带着爱心车队逆行驰援武汉近2个月

东莞虎哥花78万元转战全国四地抗疫

张凯在武汉

张凯开车运送物资

张凯和志愿者们在绥芬河做消杀工作

□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孝斌

昨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联系上“虎哥”张凯时,他正带着三十多名队员,在北京忙着做消杀。

2月18日,张凯带领他的“虎哥爱心车队”逆行到武汉,帮助运送物资、转运病人,志愿服务近两个月。此后,他们又跟着疫情跑,先后转战黑龙江绥芬河、吉林舒兰和北京,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很多人一百多天没回家。

张凯为此花费了78万元,但他说:“钱没了可以挣,如果疫情不消除,生命可能就无法保障。”

驰援武汉 一声号召众人响应

今年50岁的张凯是黑龙江省绥芬河市人,退伍后曾在公安部门工作,1997年前往广东东莞创业,目前居住在东莞市洪梅镇。

2017年,张凯成立了一个车队,主要为洪梅镇的企业提供服务。这个车队就是“虎哥爱心车队”的最初班底。

今年1月25日是大年初一,刚从外地回到东莞的张凯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带领车队为东莞一线疫情防控人员提供免费服务。同时,张凯一直在筹备着去武汉参与抗疫。

张凯首先联络了洪梅当地的一名社区干部,随后联络上当地团委。2月13日,张凯接到广东团省委通知,先组织专业人士对爱心车队成员进行防护培训,等指挥部正式下达命令后再前往武汉。他在微信群发出支援武汉的号召,有20多人响应并决定加入爱心车队。

2月18日,经过批准,张凯带着他的“虎哥爱心车队”,一人一辆车,自备防护服、口罩、体温测试仪等物资,驱车1100多公里来到武汉。

在武汉,车队主要负责搬运物资和转送病人等工作。张凯介绍,物资分布在武汉城区甚至湖北不同的地方,他们要到各个地方去领取再配送,来回经常要跑几十甚至上百公里。其间,还有全国其他地方的志愿者陆续加入,最多时“虎哥爱心车队”有90多人。最远的是绥芬河的出租车司机王立东,他风雪兼程三天三夜,驱车3000公里来武汉加入张凯的队伍。

继续北上 助家乡绥芬河抗疫

4月8日武汉解封,张凯也率领“虎哥爱心车队”驶离武汉,结束了近两个月的志愿服务。按照原计划,张凯准备完成武汉的志愿工作后,与10名成员在4月底前往巴基斯坦挣钱。不过,想到国内疫情还没有结束,特别是家乡绥芬河市出现了疫情,张凯一路北上。

“去武汉与去绥芬河,心情是不一样的,毕竟绥芬河是我的家乡。”张凯说,车队还有两名队友是绥芬河市人,为了家乡早日战胜疫情,他们义不容辞。一方面,他们可以提供更多可供调度的车辆;另一方面,他们能把武汉的一些防疫经验带到当地,助力疫情防控。

4月9日下午,张凯率领3辆车抵达绥芬河,与陆续赶到绥芬河的其他车队队员会合。为了缓解抗疫物资紧缺的问题,他在网上号召大家筹集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洗手液、医用手套、医用酒精等物资。

“很多队员以及其他志愿者都非常给力,提供了很多物资。”张凯说,不管在哪个城市,都有当地志愿者加入他的队伍,大家齐心协力抗疫,让他很感动也更有干劲。

此后,张凯带领志愿者负责街道、社区等处的消杀,同时还参与了绥芬河方舱医院的建设。他们走上街头,为环卫工人发放口罩,帮助搬运送到绥芬河的各种物资。4月底,张凯等人还来到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牡丹江红旗医院,帮助医院进行消杀。

转战舒兰 消杀当地80%小区

5月7日,吉林省舒兰市新增1例确诊病例,打破了吉林省73天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的纪录。至5月13日24时,舒兰市几天来累计增加了14例确诊病例,风险等级也被调成了高风险。这座位于东北的县级市,顿时成为全国的焦点。

此时,张凯和队员们在牡丹江红旗医院支援。看到最新的疫情消息后,张凯和队员们决定再次转战舒兰。他联系了相关部门,并拿到了邀请函。5月11日,张凯等一行7人到了舒兰。

“我们到舒兰时,街上很多店铺关门停业,路上行人很少。”张凯说, 除了团队成员外,他也在舒兰当地招募了30名志愿者,大家都很支持他。

在舒兰,张凯和志愿者们主要负责消杀工作,当地的小区、派出所、银行、地税局等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每天工作时间,基本上为早上6点到晚上6点。我们消杀了舒兰市80%的小区,频率为一天一遍。”张凯说,虽然累,但是随着舒兰疫情一天天好转,他们感觉很有成就感。

近日,北京再次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张凯和他的爱心车队成员,又从吉林赶到北京增援。在接受核酸检测后,他们在帮一个单位做消杀工作。

抗疫125天 花掉78万他觉得值

“不少人问我,已经在武汉忙碌了两个多月,绥芬河是自己家乡去支援也说得过去,为什么还要接着去舒兰,然后再去北京?你图什么?”张凯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其实根本没想那么多问题,就是简单地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让疫情早日结束,大家过上平安健康的生活。

张凯的儿子才13岁,和妈妈居住在东莞。说到自己的儿子,张凯满是柔情。

“妻子和儿子几次让我回东莞休息,我都拒绝了。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怪过我,只是嘱咐我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张凯说,为了不让儿子和妻子担心,他一般不发微信朋友圈,抗疫故事只发抖音。

转战四地,车队队员们要吃饭住宿,车辆要加油,还得购买消杀设备等,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张凯说,他一个人就花费了78万元,没有接受过任何单位和个人的资助。

出来做志愿者不仅危险,而且还要花这么多钱,值得吗?“这不是值不值得的事,这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情。如果不去做,我会内疚一辈子。钱没了可以挣,如果疫情不消除,生命可能就无法保障。”张凯说,等在北京的事情忙完,他会回东莞与家人团聚,给妻子和儿子一个拥抱。

“其实我最对不起的,是那些跟我一路走过来的兄弟姐妹,其中有三十多人都已经一百多天没回家了。”张凯说,他非常感谢来自全国各地的车友和志愿者的支持帮助,不然他一个人很难坚持下来。

--> 2020-06-22 疫情最严峻时 他带着爱心车队逆行驰援武汉近2个月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35959.html 1 东莞虎哥花78万元转战全国四地抗疫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