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4日

龙进溪尽是长江

□周超

从胡金滩码头登上渡轮,江船载着我们到江对面的龙进溪码头。

从船上望去,蓝天白云下,长江两岸壁立千仞,群山连绵尤如屏障,葳蕤的草木覆盖山岭,灰白的悬崖峭壁掩映其中。江面开阔,江水黄浊,长江在天地之间于两岸岩壁夹峙中浩浩荡荡向东奔流,气势磅礴,亘古不变。

船近码头,只见码头两旁是数层一排排的木屋,背山面水,黑色的屋檐黑色的瓦,密密麻麻挨在一起,写满岁月的沧桑。

码头一侧停着几艘木帆船,有的船上升着灰布帆,有的空立着桅杆。在三峡大坝修建以前,三峡以多急流险滩著称,这样的木船顺风顺水扬帆急流而下,需要船工手疾眼快,站在船头用竹篙拼命点撑江中礁石,让船避开,一旦撞上,大多船毁人亡。能够千里江陵一日还、轻舟已过万重山,完全靠的是船工手挥竹篙驾船行的胆识和勇气,这让我不禁想起那充满力量的船工号子:“穿恶浪哦,踏险滩呐,乘风破浪嘛,奔大海呀嘛,水飞千里船似箭罗,闯漩涡哟,迎激流嗬,齐心协力,把船扳哪,船工一身,都是胆啰……” 。

船靠码头,从船上下来,经过一段长廓,就来到了龙进溪入江处。溪水与江水交汇处有一石坝拦阻,溪水漫过石坝经过几级石阶汇入长江。

石坝拦住这边,溪水碧绿清澈,宛如琼浆玉液,溪上停一渔船像是放在一块绿色玻璃或是一块美玉之上,静影沉璧。小木船搭着竹篷,立着桅杆,收着船帆,船头站着一位撑着一把红油布伞穿着一身石榴红的土家妹子。

沿着小溪前行,小路迤逦,渐行渐深,两边都是高山,溪水在狭窄的山谷中流淌。山上竹林茂盛,满眼绿色,贮满山林气息。溪水波平纹静,清澈见底,碧绿盈盈,水中小鱼、水草、石块清晰可见,目之所视,若无所依。溪上小桥拱如彩虹,长满青苔,留下岁月的痕迹。溪上渔船、渔网、鸬鹚、白鹅,溪边水车、吊脚楼、浣衣幺妹、蓝布阿哥,还有山谷里、溪水上回荡着的山歌,都好像无一不在讲诉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溪水尽头是黄龙瀑布,只见雪白的水流从山林间流淌出来,飞沫溅珠,直落溪涧,声震如雷,如银帘垂挂,雪浪倒泻,人在瀑布边,宛如画中。

从黄龙瀑布沿着小溪折返,一路上品茶、购物、观看土家人嫁女表演,不知不觉就回到了溪水与长江交汇处。 

龙进溪尽是长江,看着那涓涓的细流汇入长江,一时间大江与小溪、浊黄与清绿、巨涛与细流同时呈现在眼前,原来那浑黄滔滔、气势磅礴的大江里有着很多来自像龙进溪这样明亮清澈的小溪。

作者单位:中铁大桥局七公司

--> 2020-05-14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29914.html 1 龙进溪尽是长江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