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4日

世上母亲千万种

□潜江 王青

和女儿在父母家吃罢午饭,母亲洗了四个李子端出来:最大的给可儿,我和你爸吃中间那两个,咯,给你吃这个最小的。

我望着盘中带着一层新鲜白霜的大小李子,哑然失笑:这个分配方案,很母亲,是俺亲妈。

那一刻,我忽然释怀了,一直困扰的一种心结,在不惑的年龄段,竟然就真的解了惑。

我母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母亲。所有书里关于“慈祥、温柔、善解人意”等等用于描写母爱的美丽词汇,似乎于她都不匹配。

小时候吃过她多少记巴掌?数也数不清。吃饭不小心把碗打翻了?一巴掌。作业不会做?一巴掌。睡觉老动来动去?一巴掌。姊妹间打架?一人一巴掌!

她吃饭很快,桌上仅有一个荤菜辣椒炒鸡蛋,她几大筷子拨了近一半到自己碗里,三下五除二干完,甩了碗筷走人,留下桌上我们姊妹几个骨肉相残,争抢剩下的那点残羮。她说:活该!哪个叫你们吃这么慢!

放学了下雨了,几乎所有家长都拿着伞守在校门口,只有我一人淋成落汤鸡奔跑在回家的路上。她说:这点风雨都禁不住还搞鬼!偏偏俺就是那个禁不住的玻璃心。十三四岁多愁善感的少女心啊,被一次次粗暴伤害,严重怀疑自己是捡来的孩子。孤独、忧郁、沉默曾经笼罩着我……

我有了孩子,没人带。母亲老早就发话:别指望我!带大你们三个,又跟你姐姐们带娃,我再也带不动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再次确认这是个后妈无疑。

春节了,带着娃去拜年,她看到长得白白胖胖的小妞,也喜爱得不行,伸手想抱。我一侧身:伢认生,别把她搞哭了!她讪讪地垂下手:吃饭吃饭吧!

她托姐姐带给我一件手工精心编织的毛衣,传话说:这小女人恨我呢!没给她带伢,只能这样补偿一下。逢年过节,她悄悄塞给女儿最大的红包,反复交待:可千万别跟两个大的说!

她用她的方式表达她的爱意和歉意。

我问自己:她欠你什么吗?将你养大,供你读书成家,尽了做母亲的本分。

世上母亲千万种,她只不过是比较奇葩的一类。不能否认,在这冷暖人间,她仍是那个最爱你的女人。

--> 2020-05-14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29804.html 1 世上母亲千万种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