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4日

疫期行棋记

□孝感 胡世芳

我从小就喜欢下象棋,迄今已七十余载了。可谓“棋不在高,有瘾则名”,我的棋艺平平,但爱下棋却出了名。农闲的茅舍,纳凉的小院,僻静的木楼,下班后的办公室,甚至绿草如茵的田头,路灯幽幽的深巷,看门老人的茶几,都成了我“车辚马萧”的好地盘。

如今年事已高,眼神不济,与象棋拜拜多年了。直至疫期宅屋,无所事事,才重操旧业。首选的当然是网棋,一是操作起来方便,二是有各种棋手与我对弈。弈着弈着,在特殊情况下,我突然意识到行棋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同抗疫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就这样,我试着探着,逐渐演绎出了一幕幕“疫期行棋记”来。

我别出心裁地把对方当成冠状病毒来打。每天我还煞有介事地戴上口罩,用消毒液洗手后才开始进入“战争”。始终保持着胜不骄和败不馁的心态,力争多胜。每当我获得了胜利,我便握紧双拳,小声吼上一句:“毒贼,哪里逃!”每当与敌方战成和局时,我会举起右臂,低声地喊上一句:“看我下回怎么收拾你!”要是战败了,我会猛蹬双足,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一定和毒贼血战到底!”

我还爱在网上观棋,分三个阶段进行。开始,我选择低段对高段的对局,全力为低段呐喊助战,哪怕能战和我也会手舞足蹈,以表明我对初入战场的白衣战士的极大信任。第二阶段,我选择了同一个段位的棋手的对弈,随意选一方为己方,只要他在厮杀中能平分秋色,我也会扬眉吐气,以表我对抗疫者的支持与肯定。最后一个阶段,我会选定众多高手与中低段棋手的鏖战,眼看他们一个个地把对方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时,我拍案叫绝,以此表达我对抗疫英雄们英勇善战获得全面胜利的崇敬与钦佩。然后把他们与对方斗智斗勇所形成的“老卒捞猛车”“独马定孤将”的战例,打成棋谱,在手机微信里注明这是抗疫棋战精选,发给爱好象棋的朋友们共同分享。这使我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别说我这种奇异的举动看似“发神经”,其实是我在特殊环境下的一种心理表现。以往的痴棋行棋,快乐是短暂的,过后即忘,而今在宅居76天的疫期里,却收获颇丰。据初步统计,我行棋225盘,负58盘,和69盘,胜98盘,盘盘记忆犹深。

--> 2020-05-14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29803.html 1 疫期行棋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