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14日

从武汉到嘉鱼 8人24小时沿长江江堤暴走

驴友百公里毅行纪念战疫百天

队员们行进在江堤之上 摄影:杨杨

□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利鹏

8个人,24小时不停歇,沿着长江逆流而上,从武汉暴走至嘉鱼。五一假期,80后驴友刘楚军和他的7名队友,展开了这样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们热爱武汉,也热爱运动。”昨日,刘楚军对楚天都市报记者说,这个活动,既是向英雄而又坚强的家乡致敬,同时也是与朋友们一起亲近久违的大自然。这些天他们的暴走之旅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刘楚军还计划,秋季的时候再来一场百公里毅行。

百公里毅行向战疫百天致敬

刘楚军筹划这个活动,始于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当时,他因为离汉通道管制,无法回到老家咸宁过年。

“看着我深爱的城市疫情越来越严重,我确实坐不住了。”刘楚军介绍,他上大学来到武汉,至今已有十几年,早已安家在这座城市。十年前,他开始从事户外旅游行业,湖北及周边地区的户外体育休闲项目和线路,都走了一个遍。“那些记忆中曾经波光粼粼、郁郁葱葱的荆楚山水,疫情期间似乎都灰蒙蒙的。”刘楚军说,他得做点什么。在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群里,他主动申请做起志愿服务工作。

最初,由于公共交通停运,一些医护人员上下班困难,刘楚军参与到接送服务中,有时一天之内需要跨越长江多次。后来,他又去帮助清理、发放捐赠物资。

常和刘楚军一起参加户外体育活动的周斌,则是一名70后。那段时间,他也开着私车,参与接送医护人员近月余。

当武汉宣布4月8日解除离汉通道管制的消息后,刘楚军萌生了一个想法:能否用驴友们喜爱的方式,纪念武汉战疫的这段日子?在脑海里一过筛,他想到了用毅行百公里这种方式,“1月23日至5月1日,正好100天,用100公里来纪念。”

毅行百公里活动,北京、长沙、合肥等地曾多次举办过,规模大的活动参与者上万人,武汉此前则并未有正式赛事。

他把想法跟周斌等几个圈内跑友一说,大家都非常踊跃。“在家100天了,确实也很想亲近大自然。”周斌说,由于信任刘楚军的规划,8人的团队迅速组织了起来,活动的成本也由刘楚军负担。

最美的时刻是躺在江堤看星星

在刘楚军看来,长江“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再大的困难都会克服过去,长江代表着武汉人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精神,所以这条线路,一定要沿着长江走。

而沿着长江,则有左右两岸南北方向共四个选择。为此,他特地开车、骑自行车对沿途进行了考察,最终确定了从武汉沿长江右岸逆行至嘉鱼的线路。“这条线路,绝大部分是平整的江堤公路,风景也非常漂亮,适合毅行。”刘楚军说。

参与毅行的8人,年龄大的有70后,年龄最小的是95后,4男4女,其中有5个人是第一次进行长距离徒步活动。刘楚军介绍,驴友们的活动有个“三不问”原则:不问姓名、不问年龄、不问背景,但大家多次在一起活动,对彼此的身体素质都心中有数,100公里对8人来说,努把力应该是可以完成的任务。活动开始前,他还请来同事和医护人员,沿途为8人提供饮用水、食物补给和医疗保障。

5月1日,8人在汉阳国博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出发仪式,正式踏上了100公里的暴走之旅。

从杨泗港大桥跨过长江,就是武金堤江堤,顺江堤向南不过几公里,路上的人和车越来越少,已近城市边缘,江堤上的景色也越来越美了。

行程刚开始,8人精神状态都非常不错。周斌年长,户外活动经验丰富,便在队首领走,防止大家速度过快而消耗体力。队员“心晴”则和几名女队员有讲不完的话,有时忍不住还跑起来。

当天中午,他们便已经走到了江夏金口。在中山舰博物馆旁边的江滩草地上,为他们提供后勤服务的李磊,专门到金口街道上的餐厅,为大家买来鱼丸等饭菜,露天席地,几个人吃得非常开心。

但是到了下午,步履逐渐沉重。有的队员脚上已经打了水泡,有的队员最开始不屑于用徒步杖,这时也感觉用起来省劲多了。同事“猎户”提供的老冰棒,让又热又累的队员们浑身一激灵。

不过,旅途的美景还是让他们兴奋不已。三个多月难以亲近最原始的自然风光,看到落日沉沉即将坠入长江,他们纷纷停下来,见证这红彤彤的最美时刻。

至晚上8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一行人抵达了晚餐的地点——邻近嘉鱼簰洲湾的江堤之上。长时间体力消耗之下,大家饥肠辘辘。打开头上戴的顶灯,几个人就坐在草地上,吃着饭聊着天。“吃完饭,把地垫一铺,大家躺在江堤上,听着江涛阵阵,看着天空中时明时暗的星星,顿时觉得旅途的辛苦得到了最好的回馈。”刘楚军说。

两名队员遗憾未能完成全程

休息完毕,大约晚上9时30分,他们又上路了。这也是最考验毅力的时刻——通宵暴走。

“当时我都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了。但是周斌大哥一句话又让大家都爬起来。”队员“心晴”说。原来周斌鼓励大家,把当天的微信步数“走到暴”。

由于微信步数统计截至当天24点,大家在江堤上加快行进,快到转钟时,队员“莫愁”走到了98800步,数字不再变化;其他几人也达到了9万多步以上。

过了零点,有队员已经开始眼皮子打架了。几个女队员商量了一下,决定用跑步驱散困意,果然,跑了一会儿,精神头好了不少,但脚肿胀充血,腿沉得像铅块,还是让她们倍加难受。

在凌晨4时30分时,队员“闯闯”已经跪趴在地上,又冷又累,四周还有蒙蒙的水汽,再也不想走了。但休息片刻,他还是又上了路,“毅行毅行,没有毅力哪能行!”

刘楚军则在50公里处就已经感觉腰疼得厉害,他心想:自己不会成为第一个退出活动的人吧?好在同行的一名队员是健身教练,教他省劲的徒步方式,这才渐渐好转。

就这样,一步一步,团队终于在5月2日上午8时,抵达了终点——嘉鱼县二乔公园。抵达后,队员们一扫疲惫之态,兴奋不已。但在接近终点的15公里前,有两名队员还是遗憾未能完成全程。“如果他们继续慢慢行走,也能抵达终点,但这样势必会受伤,”周斌说,与其受伤不如休息好了下次再战。

途中,也有路人对他们的活动表示不解。在嘉鱼县一处休息点队员们正在休整,几名当地村民得知他们从武汉徒步走过来,大为惊讶:“为啥不坐车,票价不贵啊!”

“其实我们喜欢的,就是这段与自己对话的时间。”刘楚军说,当走在寂静的旅途中时,仿佛不受打扰了,心灵也有了时间思考,那种沉静,是平时体会不到的。

“这几天,不断有网友通过各种途径找到我,希望也能参与这样的活动。”昨日,刘楚军告诉记者,他们计划秋季时再举办一场百公里毅行活动,让更多人感受用脚步丈量荆楚大地的乐趣。

--> 2020-05-14 从武汉到嘉鱼 8人24小时沿长江江堤暴走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29782.html 1 驴友百公里毅行纪念战疫百天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