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4日

徐恭义 设计大师造天堑虹桥

□楚天都市报记者 张屏 通讯员 邓达 吴茜

人物名片

■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集团副总工程师

■他是2019年全国“最美科技工作者”

颁奖词

跨高山深谷,越浩渺大江。

绘宏伟蓝图,修天堑虹桥。

自主自强中国设计,蜚声海外武汉智造,敢迎行业挑战,屡创世界之先。

功勋卓著,成就斐然。

建留存永世桥梁,做奔跑不止阿甘。

在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集团,人们都称副总工程师徐恭义为“徐大师”。

这是敬称,也是爱称。

徐大师的成就多:他是中国中铁特级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43岁当选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是中国桥梁界最年轻的“设计大师”,55岁时获约翰·A·罗布林终身成就奖,是全世界最年轻获奖者……

他还很有趣,每次设计桥梁,他总不囿于陈规,而是思维活跃,敢想象,敢创新。

他对桥很有感情。中铁大桥院集团第二设计院副总工程师、杨泗港长江大桥设计负责人张成东甚至觉得,徐大师已经将工作与生活融为一体,桥梁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也许就像他说的,不搞桥,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之前我们到四川去为杨泗港大桥做风洞实验,在高速服务区上厕所时,徐大师觉得那厕所设计得好,就举着手机到处拍各种细节,来来往往上厕所的人都盯着他看。回车上后,他迫不及待翻出照片跟我们讲,它的设计理念和细节很好,考虑周全、很人性化,这种工程理念也要体现在我们杨泗港长江大桥的设计上!”张成东说。

徐大师平易近人,他是山东人,爱吃也爱做面食,同事们受邀去他家吃面,聊着聊着他总会说到桥——药材好,药才好,做面和做桥也是这样,原料要用最好的;还有“面多揉一揉,桥要细琢磨”,要讲究功夫到位。

因为工作要拍桥,徐恭义还把自己“炼”成了摄影家:他拍过很多的桥,教科书里的名桥,他大多都到过实地,他甚至曾成为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只是因勘察设计大桥终日奔忙,摄协的很多活动他没法参加,才不得不主动退出。

但徐恭义绝不能简单用“痴迷桥梁”来形容。

长期与徐恭义合作的张成东,便常感动于徐恭义的拳拳爱国心:他为年轻学生做讲座时,最喜欢讲的桥是中国的名桥,如赵州桥、武汉长江大桥等,他称赞这些桥的结构适应性好,细节处理很到家,在工艺上也非常细腻,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每次接下很难的桥梁设计工作时,徐恭义也总在琢磨,想通过好的设计来改进工艺,让工人省力、国家省钱;他的目光甚至投向了桥梁产业的上游——为实现杨泗港长江大桥全产业链的国产化,他一家家说服钢厂进行技术革新,来制造主缆钢丝,最终,中国钢铁企业突破掌握了核心技术,杨泗港大桥也用上了中国人自己生产的高强度钢丝,它的等级比世界最长的悬索桥、日本明石海峡大桥中用的主缆钢丝还高出一个半。

在武汉乃至湖北的2019,杨泗港长江大桥熠熠生辉,不仅是新要道,也是新景点。

而徐恭义的步履不停。今年,他担任总设计师的武汉青山长江大桥、江苏五峰山长江大桥等超大工程将交付通车,新的纪录还将被创造。

--> 2020-01-14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7222.html 1 徐恭义 设计大师造天堑虹桥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