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1日

鹿泉小镇

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我风

鹿泉在石家庄,石家庄在太行山下。11月24—29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参加“全国百名文化记者采风活动”,参观了鹿泉的几个小镇。

鹿泉因韩信“射鹿得泉”而名。岸下石窑小镇因为早年交通闭塞,得以保留大量古旧民居。土门关驿道小镇则已成为石家庄乡村旅游的一面旗帜。“西部长青旅游度假区”更是投资在108亿以上,是整个华北地区首个集户外运动、生态观光、民俗体验、主题旅游、大型演艺和异域风情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山水运动休闲度假区,已陆续建成冰雪小镇、柳仙谷生态公园、亦禾观光园、水上乐园、德明古镇等项目。每个项目都各呈异彩,让人流连往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这里得到了完美诠释。

很难想象,仅仅五年前,这里还只是“天下第一庄”石家庄远郊区的一个县级市,支柱产业是水泥,其污染程度可想而知。五年前,鹿泉划归为石家庄市的一个区,不仅关停了众多污染性极强的小水泥厂,还承接了从北京转移过来的众多高科技产业,如京华电子、神玥软件、科林电器、麦森钛白粉有限公司等。在鹿泉的几天,我们随时能感受到鹿泉人厚道的服务意识和热忱的开拓精神。

因为厚道和热忱,茅台、五粮液、习酒等全国著名酒厂,都放心地把华北地区的灌装基地交给鹿泉人。人到鹿泉,就可以放心地喝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名酒。

也是因为热忱和厚道,总部设在鹿泉的石家庄君乐宝,以“互联网+”和“旅游+”的思维,建成了全亚洲最大的单体生产车间、酸奶文化馆、奶牛科普馆、挤奶大厅、饲养体验区和国家级乳品研发实验室。我们在武汉喝的“涨芝士”酸奶,就来自鹿泉的这个乳业有限公司。

如果实在要为鹿泉找不足,那就是各个小镇游人太少,经常除了我们这个百人大团,就看不到其他更多的游客。

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记者们纷纷为鹿泉支招,说鹿泉有韩信,还是元好问金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诞生地,蛮可以像绍兴挖掘鲁迅作品,乌镇挖掘茅盾作品一样,为辖区内的小镇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来自浙江金华日报的同行特别介绍了横店影视城的经验,说横店本是金华东阳的一个小乡镇,1995年,谢晋导演为拍摄《鸦片战争》到东阳卢宅找景,邂逅横店乡镇企业家。乡镇企业家不计回报为谢晋导演实打实建造起一条广州街,横店影视城从此风生水起,现在被誉为“东方好莱坞”了。

但说起“东方好莱坞”,难道不是我们河北正定上世纪80年代建起来的“荣国府”么?旁边的鹿泉姑娘弱弱地补充。

不错的,正定的“荣国府”是严格按照《红楼梦》原著设计和建造的一座具有明清风格的仿古建筑群,分为“荣国府”和“宁荣街”两大部分。整个工程于1984年12月破土动工,1986年7月竣工。87版《红楼梦》在这里拍摄了近两个月,共录制了2000多个镜头,其中的重场戏“元妃省亲”“秦可卿出殡”都是在这里完成的。此后这里又拍摄了《雪山飞狐》《海棠依旧》等170多部电影和电视剧,是中国最早被称为“东方好莱坞”的地方。

顺便说一句,从鹿泉到正定,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而且,很多人旅游也喜欢清静。如此看来,到华北旅游,鹿泉是个不错的选择。

--> 2019-12-11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11325.html 1 鹿泉小镇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