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5日

树根猎人

童长文往往只对树根进行简单处理,保留树根的原始之美

抛光

整棵中空的枯树干变身极具特色的展架

进山寻根

□图/楚天都市报记者 萧颢 文/楚天都市报记者 周治涛

树有两次生命,一次枝繁叶茂,一次是它干枯的根——被展示出来。

5年前,卖了半辈子灯具的童长文,偶然进入了树的生命。

那天,童长文的家居门店来了一个顾客。

“我要定制一个树根做的灯具。”对方说。

童长文指了指展柜,陶瓷灯、铜灯、铁艺灯、水晶灯……

但对方摇摇头。

家居市场的一个朋友听说了这单生意,给童长文支招:

“我老家在恩施农村,树根多的是。”

带着铲子、钢钎,童长文去恩施深山待了一周。

等回到武汉时,十几个造型别致的树根堆满门店一角。

先前的顾客选中一个树根,布上灯线,爽快地付了钱。

顾客走后,童长文对着树根看了又看,越看越喜欢。

再瞅一眼店里其他的灯具,千篇一律,只觉乏味。

“我喜欢上树根了。”木讷的童长文,跟朋友们说起这样动情的话。

搜寻各种树根,成为他此后最果敢的行动。

从京山到神农架,从福建到安徽,他的足迹越走越远。

在安徽祁门,除了采挖收购,他还拜师当地木工学根雕手艺。

找树根的工作,有点像猎人搜寻心仪的猎物。

在土里、岩石缝里,树根很多,但找到与众不同的并不容易。

发挥想象力,有的树根像动物,有的树根像人物。

但更多的时候,树根就是树根。

“我们需要换一个视角。”童长文说。

有的树根抱着石头生长,直至融为一体。

有的树根断处长出树瘤,记录着沧桑。

有的树根被虫子噬咬一空,仍留下外壳和最后的坚强。

根艺之美,“三分人工,七分天成”,巧加搭配,自成一格。

不少大学教授,建筑老板,陶艺、茶艺名师慕名而来。

童长文的树根,成为大家的抢手货。

年少时离开老家福建永定,为商多年,早已心性笃定。

如今,44岁的童长文在武汉有自己的根艺工坊、展示门店。

挖树根、雕树根之余,他更喜欢花一点时间思考:

只有乱石绝壁上,树根才虬髯苍劲。这是树根的精神。

不忘根本,一脉相承。这是树根的伦理。

浑然天成,返璞归真。这是树根的文化。

在都市生活中,有太多工业产品瓜分我们的时间。

但童长文总会抽空,和朋友们相聚——

一起触摸树根的纹理,触摸自然之美。

--> 2019-12-05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686.html 1 树根猎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