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4日

聋哑外卖小哥无声送餐 月送上千单好评率99%

你们努力的样子真帅

送餐间隙,聋哑外卖小哥陈串(右)和同为聋哑人的同事刘雷用手语交流,两人都梦想通过努力在汉扎根安家 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周丹摄

趁着难得的空闲时间,陈串(右)和同为聋哑人骑手的刘雷交流 出发送餐前,陈串(右)和刘雷用手语互相鼓励

陈串(前)和刘雷出发送外卖

□楚天都市报记者 周丹 通讯员 王曾蓁 郭文杰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萧颢

在听不到声音的世界里送外卖,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昨日,29岁的外卖骑手陈串,骑着电动车穿行在江城的大街小巷。寒风刺骨,身体裸露的地方像刀割一般的疼,但这种感受,永远没法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

陈串是聋哑人,他繁忙的世界里一片寂静。露出8颗牙的微笑,是他回应顾客的方式。偶有顾客对他竖起大拇指,他的回应方式是指关节接连弯曲两下——懂手语的人知道,那是“谢谢”的意思。

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进陈串的世界,体验“无声骑士”充实而忙碌的一天。

每天一大早就开始忙着送餐

昨日上午8时许,江城街头的车辆、行人多了起来。这是绝大多数市民开始上班的时间。陈串骑着电动车在人潮里穿梭,驶往下一个送餐点。此时,他已经工作一个小时了。他听不见街道上嘈杂的声音,也听不见耳边呼呼的风声。

“我们一般是9点钟上班。上班前,所有骑手要到站里开晨会,但陈串听不到,所以我们允许他不开会,直接接单。”美团外卖汉街西站站长张成向楚天都市报记者介绍。

汉街是武汉最繁华的商圈之一,也是外卖商家的聚集地。陈串打开手机地图,用手指画了一个圆圈,圆心是楚河汉街地铁站,直径3公里左右。他是想告诉记者,这是他主要的送餐范围。

与正常骑手不同,陈串听不到手机铃声,只能通过手机震动感知订单情况。不一会儿,手机震动了,附近一公寓楼有人点餐。陈串骑上电动车赶到取餐地,把手机里的订单指给店员看。拿到餐后,他仔细核对了内容及地址,点击手机界面上的“已取餐”,把餐盒放进车后的保温箱。但他没有急着骑车送餐,而是拨通了订餐者的电话。

电话连通后,对方尚未接听,陈串主动挂断电话,改发短信:“您好,我是聋人,不方便接电话,美团骑手陈串。您点的特色牛肉粉面已经在路上,有任何需求请短信联系,谢谢。”

这是陈串送餐前的常规操作,避免顾客中途打来电话,他听不到、接不了而产生误会。

同事们组建微信群随时支援

这一单距离比较近,骑电动车仅5分钟路程,点餐顾客的门牌号也清楚,陈串很快就送餐上门了。

但接下来的一单,就没有这么顺利了。

上一单结束仅3分钟后,新的派单指令又传到了陈串的手机。他取完餐后,照常准备给顾客打电话、发短信。“因对方版本过低,无法进行此项操作。”手机APP上出现这样一行字。陈串有些紧张,他在手机上写字告诉记者:顾客在某写字楼,但只提供了楼层,没有房间号。

“地址不清楚,求助!”陈串在一个微信群里发出请求。这个名叫“汉街西聋哑人异常处理”的微信群里,一共有5个人,除了陈串,还有另一位聋哑骑手刘雷,以及站长、副站长等三名同事。

副站长谢作华第一时间看到了求助信息,他迅速通过后台查到点餐顾客的手机号码,并致电了解到详细的地址信息,随后通过文字传到群里。陈串看到地址,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骑上电动车开始了送餐之旅。

到达以后,没写详细地址的女顾客满脸歉意,拿出一瓶饮料想送给陈串。陈串摆摆手婉拒了,露出8颗牙的标准笑容,转身离开。

“为什么不要?”记者打字询问。“是我给她添麻烦了。”陈串回答。如果再晚2分钟,这一单就会超时,正常骑手应该早就送到了。

陈串告诉记者,他刚入这一行时,由于路线不熟、沟通困难,经常发生超时的情况,他也因此收到了不少差评。

遇到困境时感叹还是好人多

陈串是武汉市蔡甸区人,先天失聪。从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毕业后,他做过不少工作,在工厂的流水线上打过工,在深圳的餐厅做过传菜员,每个月最多挣3000多元。去年11月,他从同学处得知,做外卖骑手工资较高,于是他果断辞职回汉,成为一名外卖骑手。

刚开始,每次接到催单电话,陈串只能挂掉,再发短信致歉。许多顾客因此生气,也不回短信,甚至给他打差评。有时他不得不跟店家或顾客沟通,比如拿错餐或者地址有误,就比较麻烦。打字沟通效率不高,弄得不好就会收到投诉。

一位手语专家解释,对从小失聪的人来说,真正的母语是自然手语,汉语相当于“外语”。聋人打字、阅读时,要经历从手语到汉语的翻译过程,就像以汉语为母语的人读写英语一样。

不过,陈串没有气馁。每天忙完回家,他会默记城区地图,并编辑一些常用短语存在手机里,方便需要时取用。

幸运的是,沟通不畅的时候只是少数,更多顾客十分体谅陈串。有顾客给他留言:“虽然你听不到我的感谢,但你一定看得到我的谢意。”“生活不易,请继续加油!”

一次,陈串没能及时把餐送到,赶时间的顾客已经离开取餐地址。但是,对方却发短信告诉陈串:“帮我吃掉就可以啦。没事的,还是会给你好评的。”后来陈串发现,这位顾客不仅给了他好评,还打赏了6.6元红包。

“好人还是很多的。”陈串告诉记者。

希望通过努力在汉扎根安家

“有顾客给差评之后,我们才知道,送餐的骑手是聋哑人。”在汉街做饮品生意的王喆对记者说。时间长了,这里的商家都知道了陈串和他的聋哑人同事刘雷的情况。每当遇到他们取餐,大家只要有空,都会帮他们看看地址等信息是否清晰,以便及时提供帮助。

如今,陈串和刘雷每个月都能送1000单以上,好评率维持在99%左右,每月可到手6000元左右,与常人骑手无异。“很满足。”他们“说”。

站长张成介绍,陈串和刘雷是聋哑学校的同学,都在去年入职做外卖骑手。美团外卖汉街西站先后有7名聋哑人骑手,其余5人因搬家等原因去了其他站点。“考虑到他们的实际困难,顾客的差评和投诉不会影响他们的工资。”张成说。有时,系统的派单地址特别难找,他和副站长还会亲自帮忙送餐。

对于未来,陈串和刘雷都充满了憧憬。两人都有女朋友,他们希望再奋斗几年,早点攒够房子的首付,在武汉扎下根、安个家。

在全省,美团外卖目前有20多名残疾人骑手,其中多数是聋哑人。为了过上像常人一样的生活,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他们克服着身体上的困难,脚踏实地地奋斗着。

--> 2019-12-04 聋哑外卖小哥无声送餐 月送上千单好评率99%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507.html 1 你们努力的样子真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