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3日

初冬之乌桕

□程怡荷

就像有故事的人,很多老树,到了初冬,别有韵味。

譬如,银杏。笔直挺拔的树干,明黄如金的叶片,昂扬着气势,蓬勃着金黄,雍容华贵,宛若一幅成熟饱满的金色画卷。

譬如,旷野里的树。粗壮的树干,皲裂的树皮,驰骋的树枝,遒劲的风骨,突兀又霸道,安静又凛冽,沧桑无限,古意无穷。

乌桕也就是如此,立冬一过,色彩格外绚丽。

喜水的它,泽畔而生。往往,树身横斜水面,湖中倒影,点缀红墙黛瓦,远远望去,如一幅油画,惊鸿一瞥,美得令人雀跃欢呼。

这欢呼,惊落了一片又一片的叶,从枝头遁入冬水,正好又写就一阙宋词。

几只内搭白衬衣外穿黑色燕尾服的喜鹊,背着手悠闲在枝头踱步,心满意足地观冬景,傲娇;

你方唱罢我登场,喜鹊走后麻雀来,它们停满枝条丫窝,耸肩抖脖,变成满树灵动的花朵,商量着开迎新晚会,幸福;

奔跑的顽童,踩踩满地的落叶,“扑哧扑哧”地响,抖落一串笑,偷乐;

路过的行人,驻足赞叹,或选择最好的角度,拍下最美的风景,满足;或安坐,喁谈,啸歌,享受;

最爱显摆的莫过于白鹅,七八只,在水面摆开成倒置的扇面形,红脚蹼仿佛是宽阔的船桨,翅膀就是鼓起的船帆,像一朵又一朵硕大的白莲浮在水面,水面漾开牡丹花。它们,忽左忽右,忽东忽西,羽毛洁白稠密,在阳光下犹如软缎一样闪闪发亮,时不时还高歌一曲,音调高亢,属于美声唱法……它们会在乌桕树下扔一个又一个鹅蛋吗?

更多的时候,乌桕与其水中的倒影,深情凝望,彼此点赞,一抹浮影,气象万千。

乌桕染醉初冬,风雅颂赋比兴写满了枝枝丫丫,听,3000多年的歌声穿越时空响在耳畔:南有桕木,葛蕾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 2019-12-03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328.html 1 初冬之乌桕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