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3日

走向蒙古(外一首)

□武治

洮儿河 不是那条森林部落的饮马之河了

蒙古祖先粗犷的号角 酣畅的马蹄

在科尔沁的冬天早已绝迹

铁木真六十年流尽了一腔子热血

那时候

呼伦贝尔和乌珠穆沁

每天晚上篝火相望

到如今

他的子孙们

还是那块古老的牧场 那群牛羊

炊烟就燃烧在一片草叶上

洮儿河两岸 因为少了烈酒的芬芳

比起从前

越来越荒凉了

远走的英雄

草原上只留下他的庙堂

只是成吉思汗射雕的响箭呼啸

击伤了孤独的朝拜者

击伤了罕山上千年的残阳

南渡江

我坐在最适合沉思的窗前

像一把赤裸的刀子盯住某个心脏

倾听黑夜从海上飞临

柔和的无羽之翅细密地拍打城市

如同潮水不断淹没纯洁的沙滩

深渊向无数方向延伸

平静地旋转的核 周围布满星辰

并且带领尘世进入海的深处

在我的窗前 我最终听到

那里有着音乐 光芒和黑暗的舞蹈

一个夜晚拥有月亮、风雨和爱情的开始

呈现饱满的、石榴般的时光

古塔腹内的螺旋阶梯已经依次打扫

豆萤烛火将引领一次飞升

我最终距离传说还有一段高度

还在空中隔着一条河的光芒

把榆树种到塔顶

然后等待白色的花盛开

就像星星开满天空的庭院

等待月亮长出春天的叶子

把黑夜的脸染得翠绿

并且 让等待的眼睛穿过诗句

看到河水流过秋天远去

看到它最终回到大地的深处

--> 2019-12-03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327.html 1 走向蒙古(外一首)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