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3日

本报记者对话实力派演员王景春

像我这样的演员一定要吃苦要努力

□楚天都市报记者 戎钰

●对话人物

王景春,1973年出生于新疆阿勒泰,中国著名实力派演员。

1999年,王景春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开启了自己的演员生涯。2013年,他凭借电影《警察日记》荣获第2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次年,他参演的电影《白日焰火》荣获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2019年2月,王景春因在电影《地久天长》中几近完美的表现,斩获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对话背景

2019年,对于从业整整20年的王景春来说,无疑是一个硕果累累的好年份。年初,他在全世界影迷的注视下登上了柏林电影节的领奖台,而在11月23日的厦门,他再次收到漂亮的成绩单,成为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手握柏林、东京两座最佳男主角奖杯的王景春,在“家门口”得到了中国电影专业性评选最高奖的认可,为自己的2019年画上圆满句号。

12月1日,王景春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毫不掩饰看到自己的创作能力屡获认可后的欣喜,“今年像是开挂了的一年。”

做演员的关注“颜值”没意义

楚天都市报(下称“楚”):您1999年从上戏毕业,到今年正好做了20年的职业演员。今年您的成绩单特别漂亮,此刻回望,会不会觉得这一路走来特别值,哪怕会有一些低潮期?

王景春:可能今年的收获更多了一些,因为这些奖都太重了,显得我今年特别像是开挂了的一年。但这只是一个开始,这20年也只是我的职业路其中的一段,我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继续演,演到我不能再演为止。

楚:您拿到金鸡奖后,在后台说了一句话,“做演员吃苦是应该的,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演员。”我们应该怎么理解“像我这样的”这个定语?

王景春:就是像我这么优秀的演员(笑),开玩笑的。这句话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但是的确,像我们这样的演员一定要吃苦,要努力。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应该吃苦努力的演员。

楚: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不靠颜值吃饭”的意思?

王景春:其实做演员的,聊颜值特别没有意义,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重要的事儿,我更愿意踏踏实实拍戏,演员嘛,重要的是你的内心,你的内在有多少东西?你最后还是要用作品说话的。我一直就是执行这样一个理念和观念,算是我的一个信念。

楚:我几次采访您,都感觉您特别自信,不管是现在拿了很多大奖,还是几年前相对低潮的时期。这种状态是不是源于对自己业务能力的充分自信?

王景春:当然是这样的,如果连这点都不自知,那哪儿还行。演员一定要对自己的业务能力和功底有一个判断,对自己要有自知,这是一定的。我可能在其他方面会有一些不自信,但是在业务上,在表演上,我太熟悉了,从来没有不自信过。而且这些年通过拍戏,不断实践,一部戏一部戏慢慢演,阅历更加丰富,知识面越来越广,对专业的认知也更高了。一到片场我就特别兴奋,遇到好的演员就会很珍惜。

感谢“祖师爷”赏饭吃

楚:您当年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时其实超龄了一岁,险些没报上。如果当年老师没有放行,您第二年还会再考吗?

王:不会放弃,还是会努力去考。因为我这个人做事就是,只要有了目标,就要去努力。当时也是求老师,苦求半天,最后给我报名了。如果当时因为年龄不让我报考,那我第二年就去报考导演系,继续努力。所以现在再回头看,去讨论这些可能性,我认为一切偶然都是历史的必然。

楚:陆毅、田海蓉、薛佳凝都是您的大学同班同学,他们都成名很早,甚至上大学时就演了主角。但您第一部戏是演一个6岁孩子的父亲,当时会不会觉得这个起点不够高。

王:哎呀,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角色啊。离我很远,不是演自己,而是去塑造一个角色,创作一个人物,这是多有挑战性、多么有难度的事情,多好啊。你要我演一个跟我自己很像的角色,我还觉得没劲儿呢。能够成功塑造一个人物才是最重要的,高兴都来不及呢,还想其他什么事儿?

楚:您第一次演戏时就意识到了自己是有表演天赋的吗?

王:当时导演挺认可我的,他本来是想找我演另一个戏,但觉得我还是学生啊,能不能演好啊?后来我快大三了,他就让我一定来演这个戏。我没有辜负他的信任,演的好几场戏他都觉得挺好的。感谢老天爷,感谢祖师爷赏饭吃。

楚:您入行的前10年里,收入其实都不高,也吃了很多苦,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光鲜亮丽的演员生活。那个阶段要怎么坚持下来?

王:哎哟,这都不是一个重要的事儿。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你就一直在自己的专业里好好努力就行了,钱不重要。我倒觉得这样反而更好,可以让我有很多情感的积累。老话不是说了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真的,只有你有了足够的积累,把所有的事情都感受过了,才能在艺术上有所表达,真的,这样挺好的。

楚:就像美国女演员梅里尔·斯特里普说的,演员就是把自己的心碎转化成了艺术。

王:对,就是这样。

有人说“欠我们一张电影票”

楚:您有不敢挑战的角色吗?比如形象比较负面的那种。

王:没有,除非说让我演一个婴儿,那我演不了,其他的我都可以在舞台上演出来,我没有任何包袱,演员你就把心掏出来给观众看就行了,还在乎这点事儿?

楚:在做演员之前,您从事过很多普通人的工作,那些经历是不是对您后来当演员有特别大的加分?

王:我一直认为,表演的人应该有表演阅历,要对生活、对人、尤其是普通人的生活有所了解。我本身当过营业员,做过业务员,我是经历过这些生活的,所以我每演一个角色都会去“下生活”,去观察人物,感受生活,这是我创作道路上最重要的一个方法,演员就应该这样,否则你接收到的感悟太少了,只能自己想当然地去演。

楚:我想起来,作家刘震云没事儿就喜欢蹲在马路边,一蹲蹲一天,看看老百姓都在干什么。

王:我跟他一样,我也喜欢蹲在路边,或者去逛超市,也没什么目的性,就是到处看,享受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记住这些点点滴滴。或许某一天,这些东西就跳出来了,成为你表演的一部分。就是做演员啊,你的脑子不能停,必须时刻在思考。

楚:您有没有感觉现在的观众对艺术片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

王:比以前好多了,总归大家都在努力,现在文艺片也有好多可以票房过亿的。要给艺术电影一个机会,好的作品大家一定会喜欢。

楚:您之前也在网上发声,觉得《地久天长》上映时的排片不太够。

王:有些话你藏着掖着不说,不行了,你知道现在我的微博底下,天天有观众给我留言,说当时没有在电影院看《地久天长》,现在在视频网站看了,看完都非常喜欢,还有人说“欠我们一张电影票”。很多人都说后悔了,为什么没去电影院看?还有人给我留言说看了10遍。你想想,看一遍《地久天长》就是3个小时啊,他看10遍得占据他多少时间,他得有多喜欢才能看10遍?能让观众从“没去电影院看”到现在回头在网上看,只要能让他们看到,看完能有所感动,我就特别欣慰。

--> 2019-12-03 本报记者对话实力派演员王景春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9287.html 1 像我这样的演员一定要吃苦要努力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