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8日

黄鹤虽去 我有武昌

□伊建国

武昌的蛇山有一部分在古时称作“黄鹄山”,因黄鹄鸟而得名。传说黄鹄是来自诗和远方的一种鸟,“形似鹤,翔极高”且“一举千里”。这似乎预示着,在三国时期武昌建城的那天起,武昌就应该是一座不同凡响的城市,就应该是一座高飞猛进的城市,就应该是一座志在千里的城市。

武昌,湖泊星罗,岗岭棋布;高校鳞次,高楼栉比;名胜铺排,科技竞勇;桥梁成网,九州通衢。最引以为自豪的是武汉的人,临水而居,孕育了上善若水的情怀,依山而行,铸就了敢于挑战的豪情,山水之间的武汉人,刚柔相济,在拈花时,也能惊动满天云霞。

武昌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当年的崔颢在黄鹤楼上把酒问乡关时,想必也听到了琴台飘来的宫商角徵羽,是否有一滴泪洇湿了他的青衫?武昌是一座现代的城市,交通"五纵六横",楼宇春风吹拔;商贸客来八方,经济展翅扶摇;武昌是一座敢为人先的城市,封建帝王的第一声丧钟就由武昌敲响,近代中国进步的闸门就在武昌开启;武昌是一座培养人才的城市,高校云集,学子莘莘,拥有大学生人数全球第一。

稍早时候看到了几幅有关武昌的老照片和老的绘画。那几位知名和不知名的画家、摄影师让我以管窥豹地看到了一个荒凉的武昌:现在搁置在黄鹤楼门前的“孔明灯”(学明为胜像宝塔),当年孤立在黄鹄矶上,龟裂残破;当年的小东门,墙垣斑驳,蒿草杂生;当年的汉阳门江边,挤挤靠靠着一溜棚户……。如果不看看往年的武昌,就不能真正认识今天的武昌,如果不把两相做个对比,就不会为今天武昌的改变而震撼。没有什么是顺理成章的,也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几十年的不懈,几代人的努力,终不负鸿鹄之志,让武昌涅槃,这种改变沧海桑田,翻天覆地。武昌能走到今天,不知道迈过了多少坎坷,闯过了多少风雨,饱受了多少磨难,凝聚了多少心血。此时,作为武昌人的那份自豪化作了对武昌建设者们的敬仰,这份敬仰增添了我投身建设武昌的力量。

作为武昌人,我们要认识武昌,欣赏武昌。古老和簇新的交织,历史和现代的碰撞,造就了一座有文化底蕴,有创新思想,有开拓精神,有人文关怀的武昌。武昌踏着厚重的历史一路走来,并还将会一直走下去,我们今天的成就既是对今天的交代,也是对历史的告慰。每当我站在黄鹤上极目天舒时,我就会想,如果我能与崔颢对话,我会告诉他,无需再问“日暮乡关何处是”了,现在你想去哪就去哪,或者,你就干脆留下来吧,你就专写武昌,也会写到你笔秃纸荒;“烟波江上”也不再使人发愁了,新时代新武昌新生活,每个武昌人都只争朝夕,意气风发;“昔人已乘黄鹤去”,但黄鹤楼并不空余寂寞,它见证了武昌的变迁,也享受着无数人的青睐。我还想说,虽然“黄鹤一去不复返”,但黄鹤那搏击九天的志向留给了武昌。黄鹤去了,而我们有了一座崭新的、现代的、宜居的、让武昌人引以为傲的武昌。再说了,如今黄鹤就是回来,它还认识路吗?

每当闲暇时光,我就愿意在都府堤缅一段往事,在珞珈山嗅一缕书香,或者在东湖畔赏帆影点点,在长江边看百舸争流。再或者在古琴台听千年弦音,在黄鹤楼等黄鹤归来。

我去的最多是东湖,东湖被称为亚洲最大城中湖之冠,3300公顷的水面,天光云影,浪纹旖旎。沿湖小路蜿蜒滴翠,浓荫覆匝;神来之笔的东湖绿道,仿佛仕女的裙带,飘逸出东湖的婀娜身姿,娇俏眉态。被春风裁剪的绿丝绦,也不知打探了我多少心事,被晚霞染红的临水轩,也不知偷窥了我多少回软语温香。东湖水濯洗了我的青涩,漂涤了我的蒙浊。

武昌,我看到了你的变化,你见证了我的成长。武昌现在已经是一个国际的大都市,但我总是无不深情地对她说:你是我的武昌。

韩愈说:“黄鵠据其高,众鸟接其卑”。武昌也“据其高”,而我们武昌的高是高志向,高目标,高发展,但绝不是高傲。东湖行吟阁哪儿还站着一位老人呢,他告诉我们:路漫漫,其修远兮!

--> 2019-11-08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4255.html 1 黄鹤虽去 我有武昌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