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8日

让中医药经典在传承中焕发新光彩

——对话《本草纲目新编》主编、湖北中医药大学王平教授

王平教授在阅读《本草纲目新编》

□楚天都市报记者 王进良 见习记者 国倩 通讯员 陈依

●对话人物

王平,湖北中医药大学二级教授、中医内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内经学重点学科带头人,老年病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湖北中医名师、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计划“岐黄学者”,全国名老中医师承指导老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李时珍医药研究与应用专业委员会会长。

●对话背景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由近百位专家和青年才俊历时近10年编著的大型学术专著《本草纲目新编》正式出版。全书共6册,达500余万字。

终于做成了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记者:十年磨一剑,500万字的《本草纲目新编》终于正式出版发行,拿到新书时您的心情如何?

王平:《本草纲目》不仅是一部药物学巨著,也是一部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博物学著作,内容涉及医学、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化学、天文、地理等等诸多领域,于2011年与《黄帝内经》双双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其在医药界的地位早已是世界公认。作为《本草纲目新编》主编,我深感责任重大。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终于做成了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记者:本书编辑团队有七八十人,怎么分工?

王平:我的研究领域侧重于中医学,另一位主编詹亚华教授是中药学专家。副主编基本上也是中医学和中药学两个领域的各一半。此外,还有团队成员是研究文学、史学、古代汉语的,便于我们原汁原味地理解古书;也有临床现代医学的、植物分类的等等,共有七十多位专家组成。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使我们从编写人员的知识板块上确保这部书的学术性、正确性。

记者:统筹这么大一个团队特别不容易,有没有令您印象深刻的事?

王平: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在各自的板块贡献力量。令我感动的人和事有很多,像詹亚华教授,他是湖北中医大师,长期致力于中药鉴定学、药用植物学、中药资源学、医药拉丁语的教学和研究。詹教授八十多岁了,每次统稿会他都亲自来。他在拉丁文检索方面是很权威的,对于这方面的内容,他总是一个个去把关、校对。他这种严谨、事必躬亲的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继承原著精髓也收录新成果

记者:《本草纲目》问世400多年来已有150多个版本,为什么还要耗时费力去重新修订呢?

王平:《本草纲目》平均3年就有一种新版本问世,但不少只是装潢、设计上略有区别,内容大都相同。所有版本中,金陵版是最权威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金陵版《本草纲目》也有必要做一定更新:首先,现代人看着不方便;后世版本少有超越金陵版的;部分药物也发生了变化,比如有的药的产区发生了变化,有些原来的常用药现在成了濒危要保护的;它的部分篇目也有一些时代局限等等。

李时珍所提倡的医药并重、济世寿民的精神,值得不断发扬光大,《本草纲目》亦待更深入的研究和利用。湖北是李时珍的故乡,作为湖北省唯一一所高等中医药本科院校,李时珍的影响和精神都促使我们去做这件事,让《本草纲目》为中医药现代化发展和人类健康贡献更大更多的能量。

记者:《本草纲目新编》这个“新”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平: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在于创新,而创新的基础是继承。《本草纲目新编》基于原著的编写体例,充分贯彻了李时珍“剪繁去复、绳缪补遗、析族区类、振纲分目”的编撰思想。首先在栏目上体现了“新编”,根据目前药物的常用程度,将药物分为常用药物、非常用药物、当下不再用药物等五类,便于现代人学习和利用;内容上,采用了各个领域最新的研究成果,吸纳了400多年来中医药学和现代科技的研究成果和临床经验;《本草纲目》插图多为线条图,我们增加了242张实拍图片,更便于比较鉴别。

多次到原著记载的药材产地考证

记者:为什么比预想的出版时间推迟了四五年?

王平:主要是进一步对内容进行完善,以求提供准确权威的信息。我们通过多次讨论,听取国内外专家的意见,才确定编写的体例和提纲。我们尽量把每一环节都做到权威,不为赶进度而降低要求。

修订过程中核实、求证难度最大。比如,药的基源发生变迁,需要逐一核对。如党参以道地药材在上党而得名,但如今上党已经种得比较少了,目前的主产区在甘肃等地;茯苓是我省的一张名片,罗田等地已成为主要产区,而以前记载的叫云苓,主产地在云南。有时为了弄清楚某味药的产地,成员就亲赴书中记载的地址考证。从临床使用来说,最难的是剂量的确定,认定的过程比较复杂。

记者:对于《本草纲目》所记载可能不准确的药材、药方怎么处理?

王平:人们对于药的认识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对原著中某些在目前看来“过时”的药物,我们并未草率删除,而是将其在“编写说明”中一一列出,并作说明。如对“洗手足水”等带有封建迷信色彩、不科学、不卫生或已经过时不用的药材,对与现行野生动植物保护法规相违背,不符合生态环境保护的药材,不应再使用或使用代替品;对如“金、银”等目前尚无明确依据表明可用或不可用的药材,应谨慎使用。

对于古人的经验,我们需要去伪存真,也要允许存疑,让后来人可以看到原著的全貌。就如同李时珍写《本草纲目》的初心,是希望把前人的东西比较完整的保留下来。

要将理论研究和临床研究进一步结合

记者:有没有留下一些遗憾呢?

王平:一是拍的实景图片如果再多一些会更好;二是临床应用的经验很多,但是由于篇幅的限制,还不能完整收录;三是,现在科技更新速度加快,一些最新的研究成果,还不能及时收录。

记者:当前中医药迎来高质量发展关键时期,您认为《本草纲目》在当今的实际价值有多大?

王平:中西医学各有所长、各有所偏,医理各有特点。而中医的闪光点就在于它的经典和临床疗效。后人可继承、借鉴和发展经典著作中前人先进的治疗思维和理念,这与现在医学发展并不矛盾,反而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本草纲目》既呈现了中医药学发展史,更承载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文化。

记者: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王平:在编写过程中,包括我在内的参与者,对医和药的认识进一步提高了,也感觉到有很多很有必要去学习钻研的地方。我们下一步计划是将《本草纲目》按照不同专题去深入研究,进一步将理论研究和临床研究相结合,让理论能够服务于临床。

--> 2019-11-08 ——对话《本草纲目新编》主编、湖北中医药大学王平教授 4 4 楚天都市报 content_4140.html 1 让中医药经典在传承中焕发新光彩 /enpproperty-->